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诊所营销》2019版旨在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如何遏制诊所医生..
针对2019年诊所药品营销存在的问题,诊所营销3.0提出实战解决..
三七透骨黄酊【主要成份】透骨草、鸭跖草、生姜、红花、鸡血..
中医诊所

25年的坚持,她在美国建起一所中医学院
2019-06-06 14:20:3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38次 评论:0
简述:在美国东海岸的“阳光之州”佛罗里达,有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罗德岱堡,她被称为“美国的威尼斯”,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市中心的百老汇大道上,与法院一街之隔有一栋不起眼的两层楼,里面却是另一番场景。门口大厅处是一个画满了密密麻麻穴位的人体模..
责任编辑:ganying


在美国东海岸的“阳光之州”佛罗里达,有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罗德岱堡,她被称为“美国的威尼斯”,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在市中心的百老汇大道上,与法院一街之隔有一栋不起眼的两层楼,里面却是另一番场景。门口大厅处是一个画满了密密麻麻穴位的人体模型,部分房间的门上、墙上也贴着中医穴位图,一些美国学生在认真地学习号脉、针灸、拔罐……教师既有来自中国的,也有美国本土的。


01.初到美国

这里是大西洋中医学院,美国东部地区唯一获准授予针灸和中医博士学位的学院,也是美国东海岸第一所拥有中医硕士和博士学位授予权的中医学院。这所学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见证了老院长朱海纳和当地华人25年艰辛办学的奋斗史。

1979年1月,中美建交的消息让朱海纳和她的先生严尔良喜出望外。在多方打探下,他们终于有了远在美国失联多年的严尔良母亲的消息。为了家庭团圆,1983年,朱海纳与先生赴美定居。亲人团聚来之不易,可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出国前朱海纳夫妇毕业于大学医科专业,在上海是经验丰富的医生。到了美国,因为没有医师执照,夫妇俩无法从医。获得美国医师执照是一个艰辛、漫长的过程,要求很严格,绝非短时期可以拿到,加之年龄及经济原因,他们只能另谋出路。然而上有年迈的老母亲需要照顾,下有正在读大学的儿子需要资助,夫妇俩既无工作,又无积蓄,还要适应美国的语言和环境,生计问题迫在眉睫。


天无绝人之路,上帝关上一扇门,一定给你打开一扇窗。夫妇俩想到了走中医这条路。中医在美国通常被列入替代医学(alternative medicine),或称为“补充医学”(complimentary medicine),一些大学也设有中国传统医学课程。据美国针灸与东方医学院校资质委员会(Accreditation Commission for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简称ACAOM)统计,全美有40多个州允许执照针灸师开业。美国的针灸医师主要由四部分人组成:经过300学时训练的美国西医,修读四年制美国针灸学院的毕业生,来自中国的中医院校毕业生,以及经过中医训练的中国西医医生。


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朱海纳夫妇决定放下听筒,拿起银针。他们都有中医的家学渊源和积淀,再经过刻苦学习,夫妇俩同时考取了美国的针灸医师执照。于是,“严氏针灸门诊”开张了。


诊所很快在当地小有名气,一家人的生活也慢慢改善。

02.一次转机

朱海纳夫妇没想到,他们的事业在1992年迎来了一次转机。


在美国,每年的10月24日被定为“针灸与东方医学日”,ACAOM会在这一天和其他有关的专业协会、研究机构一起开展宣传活动,并公布相关的调查数据。A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其中又有21%的人除了针灸之外,还同时使用过中药、推拿、按摩等方法来治病。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会考虑选择针灸来治疗病症。


1992年,在佛罗里达州举办的针炙日活动上,朱海纳与严尔良在州议会摆了一个针灸展示摊位。当时州里的一位议员饱受头痛折磨,因为久治不愈,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了朱海纳夫妇的展位前。了解情况后,朱海纳开始用小小的银针治疗,让议员惊讶的是,他的头痛顽疾消失了。医者仁心,朱海纳只是把议员作为他们的患者之一,没想到这位议员却回赠了她一个大礼。


两周后,朱海纳收到州长办公室发来的任命书,任命她为佛州针灸委员会委员。从一名中医医师到佛州针灸委员会委员,朱海纳觉得还是有些突然:“不能否认,美国给所有人机会,只问你准备好了吗?上天给你的,常是意想不到的。


朱海纳的内心总有一种执着精神,她开始认真学习各种法律法规,了解当地的中医发展情况,为中医发展规划路径,积极宣传推广中医。朱海纳的努力让当地人看到了中医针灸的作用,她又被任命为佛州针灸委员会主席。在任两期的8年间,她带领同仁在佛州设立了有关法规,确定了针灸医师的职责范围。


03.一所学校的诞生

61岁时,朱海纳得知有一所职业学校开了针灸课,有17个学生,她便申请到这里教课。刚教了两个月,有一天州教育局工作人员来学校,看到朱海纳在上课,就问:“这所学校都要关掉了,你为什么还在上课?”朱海纳说:“学生是无辜的,让我上完最后一课吧。”工作人员得知朱海纳是州针灸委员会主席,于是建议她自己开一所针炙学校,并保证会尽全力提供帮助。


朱海纳回家和先生、儿子商量。儿子严涛南建议她办一个非营利性质的中医学院,而不是营利性机构。大西洋中医学院的雏形,便在这个家庭会议上产生了。


“大西洋中医学院名称有了,性质也定了,接下来是具体操作步骤了。经费呢?地方呢?老师呢?最要紧的学生呢?一张白纸能画画,但画饼不能充饥呀!中国的古语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待我们不薄,一桩桩,一件件,都妥善安排了。


“经费,由迈阿密地区6家餐馆老板和我先生凑了1万美元。


“地方,我们诊所房东以最便宜的价格,租给我们240平方英尺共两间房。


“老师,几位当地医生毛遂自荐,投入教学。


“学生,《迈阿密先锋报》免费刊登了学校及招生广告。


1994年10月,大西洋中医学院终于诞生了,朱海纳有了一个新头衔——院长。刚建成的学院占地450平方英尺,学生只有10名。


在美国,办一所非营利性的学校,而且还是中医学校,并非易事,最大的拦路虎就是钱!每当朱海纳回想起当时大家捐款的情景,內心既甜又痛:“著名药理毒理学家鲁超教授,我请他买一张100美元餐票作为赞助,他说我能捐3万美元吗?我惊呆了,说当然可以!


“我的一个病人给了我一张1000美元的支票,其实他的诊费只要40美元,这张1000美元的支票是捐给学校的。


“当时办学校,要申请ACAOM的办学资格审查,需要1万美元经费。学校哪来这么多钱?一个患者了解到当时的境况,二话没说捐了100张股票。我不懂股票,这位患者告诉我说股票看涨,我会得到需要的1万美元。结果,我们拿到了15000美元……”


那段时间,朱海纳四处化缘求助,连教育局的负责人都说:“跟朱海纳吃饭,一定不要忘了带支票本!


朱海纳的一位老朋友回忆:“当时她跑来找我,让我支持她。我说我一定支持,朱海纳就说,那你拿1000美元……”


大西洋中医学院国际事务部部长兼教导主任陈鑫伯说:“一根针能治病?以前西方人觉得从医学角度不能理解。而且,美国大部分医疗保险都不能支付看中医的费用。刚开始办学校,来的人少,我们也有经济上的压力。”


在美国,没有正规的教育很难被社会认可,只有办正规的中医教育,才可以真正推广中医,惠及民众,也能提升自身竞争力。


由于师生们的努力,学校顺利通过了资格审查,也得到了州教育局的认可。从此学生可以向美国政府贷款了,学校进入正规职业大学的行列,继续向前迈进。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也给予了积极支持,总领事、教育组负责人多次访问学院,还为学院的美国学生提供奖学金,鼓励支持美国学生到中国学习中医。2000年,驻休斯敦总领馆把学院介绍给了中央电视台,虽然当时学校只有2000平方英尺,40个学生,地处一个小商业区。但央视的采访还是极大地鼓舞了学校的学生和员工。在拍最后一个镜头时,记者对朱海纳说:“校长朝前走,向前看!预示看到美丽的未来,有一个美好的梦想!朱海纳至今对这一幕记忆犹新:“我边走边想,这是母亲的关怀。我听到了母亲的叮嘱:孩子,朝前走!妈妈在你身边!”

04.办一所“纯正”的中医学院

经过几年的努力,学院在风浪中不断成长,朱院长自以为发展得还不错。没想到,有一天她遇上了州教育局主任山姆·弗格森。他非常严肃地问朱海纳,为什么其他州有中医博士班,而佛州没有?为什么大西洋中医学院不办中医博士班?为什么你朱海纳不办中医博士班?


三连问把朱海纳问懵了。出于礼貌她只好说:“我试试!”


没想到山姆却更强硬:“试试?这不是你的个性。要做!我们支持你!


对朱海纳来说,这既是鼓励,也是命令。她把任务下达给了副校长傅迪医师。傅迪用了整整两年,调研了美国西部10多所办中医博士班的学校。他发现,大部分学校只提供两三个专项,多以癌症、妇科和痛症为主。朱海纳和学院管理层讨论后认为,学生学了4年中医,马上作专项研究基础是不够的。既然博士学习时间为24个月,何不以临床内科为中心,每月学一个系统或专题,丰富学生的医学知识,对诊断、治疗病人绝对有好处。


好是好,但去哪里找各个系统的顶级专家来教课呢?难题又摆在了老院长面前。血浓于水,再亲也亲不过“娘舅家”。朱海纳夫妇凭借出身中医世家的基础,向国内有关机构求助。上海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安徽中医药大学、山东中医药大学和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都派出专家来助阵。2013年,大西洋中医学院博士教育中心终于成立了。


朱海纳心里还有一个很执着的信念,要办,就要办一所纯正的中医学院,真正让美国人感受到中医文化的魅力。学院引进了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教学标准,双方合作,互认学历。


大西洋中医学院实行全日制,学生们需在3年内完成4年的全部课程。大专学位,有60个学分就可以申请入学,在校期间再修满183个学分,完成学士、硕士连读,就可以拿到学士和硕士文凭,进而有资格进入为期两年的博士班,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学院授予博士学位。学生毕业后,必须通过美国国家针灸及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National Certification Commission for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简称 NCCAOM)的资格考试,通过者可以获得在全国各州申请开设诊所的资格。


在美国,学生入学没有年龄限制,但对本土学生来说,要学习来自古老中国的医学知识,要付出更艰辛的努力。


学院实行全英文授课,但为了更好地和古老的中医学衔接,学院开设90个小时的课程专门学习中文、拼音和查字典。


英俊潇洒的托尼·威尔科克斯原本是模特,因为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中医,于是申请到大西洋中医学院学习。由于没有相关专业基础,托尼刚开始的成绩并不理想。朱海纳和学校的老师对托尼能否坚持下来并没有太大把握。没想到,托尼却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精力,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以优异成绩毕业了。


毕业后,托尼开办了自己的中医诊所,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医针灸师。托尼说:“我热爱中医,无论是针灸还是中药,治疗效果都很好。能向世界传播中医,我很骄傲。现在,托尼已完成美国针灸中医博士班的学习,到安徽中医药大学继续攻读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医与老年痴呆的防治。


陈鑫伯老师说:“现在美国看中医的人多了,中医在美国已经完全站住脚了。我和朱海纳院长都很坚持一点,就是中医是中国文化的一颗明珠,我们还是要用国内一套传统的教学方法、教学理论来指导我们的实践。”

05.教育的事,如果拿钱来衡量是要变质的

今天的大西洋中医学院占地16000平方英尺,在校生160余人。


学院虽然仍算不上大规模的大学,但每个月平均有600人次的门诊量,已经让学院在佛州及周边地区赢得了良好声誉。学院教师邹菁介绍,现在美国人对中医接受程度较高,西医没办法治疗的病痛,他们就会寻找一些传统的中医疗法。在温暖潮湿的佛州,外邪侵袭的病患很多。在一年级门诊跟学、二年级协助门诊、三年级独立门诊的前提下,现在实习门诊的固定病人很多,有的已持续在这里做了几年的治疗。此外,实习门诊的收费很低,病人信任,对学生也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可以在独立行医前积累经验。


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许人良说:“这个学校的师资、学生大部分都不是华人,这就是它的独特性。它能够渗透到美国主流社会,跟美国主流社会医学接轨,真正地传播中国古老的中医针灸疗法到美国主流社会。


学院行政主任多特·迪格说:“我记得1997年,美国国家健康部门召开会议,审议了关于针灸的科学文献,发现针灸对一些疾病有效。从那时起,人们对针灸逐渐感兴趣。当我刚到针灸委员会工作的时候,全美只有30多所针灸学校。现在已经增长到六七十所学校了。


近年来,美国因阿片类药物滥用、误用和过度使用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了枪击、车祸等造成的死亡人数。阿片类药物是指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具有镇痛、镇静、镇咳、止泻及致欣快作用的一类麻醉药品。


有统计显示,美国人口仅占全世界5%,但阿片类药物消耗量却占全世界80%,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大量人口对其上瘾,并因此丧命。美国每天约有100人死于滥用阿片类药物。2016年,死于过量服用药物的美国人超过5.8万,其中大部分死于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和过度服用。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统计,美国处理阿片类药物滥用的总体经济负担,包括医疗费用、生产力损失、成瘾治疗和刑事司法参与等,每年高达785亿美元。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阿片类药物滥用称作美国历史上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最严重的药物危机,并称这不仅是“国家的耻辱”,也是“人类的悲剧”。为了解决这一危机,特朗普于2017年10月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朱海纳说:“实践证明,中医可以发挥很好的治疗作用,并借此将中医带入美国的主流社会。中医针灸不但能治疗需要使用阿片类药物的疾病,还能治疗阿片类药物引起的副作用,从而帮助降低止痛药用量,减轻患者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


让中医学者欣慰的是,近年来,很多美国人也越来越认可中医。随着美国政府推荐以针灸为代表的非药物类治疗作为痛症的首选治疗手段,为中医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


学生多了,病人多了,声誉有了,大西洋中医学院的经济状况也好起来了。有一天,儿子突然问朱海纳:“妈妈,你后不后悔?”朱海纳问:“我为什么要后悔?”儿子说:“如果当时我没有建议你办一所非营利的学校,那学校现在赚的钱就是你的啦!”朱海纳说:“不,儿子,你是对的。教育的事,如果拿钱来衡量,是要变质的!


学院博士班临床主任洪光说:“在美国的经济社会环境下,大西洋中医学院能办成一所不为赚钱,而是以教授学生基础知识和临床技能为主的学校,是因为朱老师有坚定的理念。”


朱海纳说:“25年了,真是历经风雨见世面。这期间有要收购我们学院的,有要合并学院的,有以合作为名要改造学院的。但董事会、员工、老师和学生们都对此无动于衷。我们虽然穷,但我们始终坚持传统教学的方法,循序渐进,从未停止过。


25年来,一批又一批学生从大西洋中医学院毕业,他们在这里收获的不仅仅是中国古老的中医文化,还有对这所学校满满的爱。博士班的学生萨拉说:“我喜欢这所学校,它有家一般的氛围,大家齐心协力。我们有优秀的教师传授知识,这对我很有吸引力。朱老师经常开玩笑说,她是我们的妈妈。她帮助我们成长,我们一开始不太了解中医,最终却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中医医师。一路上,她牵着我们的手前进,再慢慢松开,直到我们可以独立前行。”


06.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化

办学校,来的是学生。


开诊所,来的是病人。


怎样让千家万户了解中医文化?


朱海纳想到了开养生堂和茶社,对社会开放。


“我们学院坐落在城市中心一栋大楼的内角,四周被多家餐馆包围。两年前其中一家餐馆关门了,我每天上班路过都会觉得可惜,总想着这闲置的餐馆能为我所用,这可是接触来往行人最好的机会呀!于是就有了我的耄耋之梦。学院的董事会给予了大力支持。开养生堂和茶社,我们一年会亏10万美元,为什么还要坚持做,因为对人民健康有好处。钱如何补回来呢?我们可以卖茶,找捐款,还可以申请经费。


在美国,但凡要做事,都要解决经费问题。开茶社,办养生堂,场租一个月就要6800美元。装修也是一大笔开销。朱海纳又带领大家广泛发动自己的各种资源。养生堂内一整面墙要装镜子,装修公司报价8000美元!太贵了,不行!朱海纳一家一家找,一家一家谈,最后干脆甩开中间环节,直接找到了生产厂家,最终1800美元解决了问题。茶社内的柜子、桌椅等都是别人赞助的。朱海纳跟一个茶叶店老板说:“你能不能免费提供茶叶,我们请你定期给大家讲讲茶文化。”茶社的经费也解决了。


2018年11月,大西洋中医学院的养生堂和茶社对社会开放了。养生堂是会员制,以教授太极拳和气功养生为主,另外通过下午茶的形式开展营养讲学,目的是把一动一静的中医养生之道传播出去,这就是大西洋中医学院创办的初心。


朱海纳将这所辛苦创办的学校比作“中美混血儿”,虽已86岁高龄,但朱海纳还是每天精神抖擞地来学院上班,思路敏捷,脚步稳健,丝毫看不出她的年龄。以前她自己开车上下班,后来出了两次事故,车撞坏了,人没事。全体员工一致决定不能让她自己开车了,大家轮流开车接送。朱海纳笑着说:“虽然不愿冠上耄耋二字,但毕竟已是八十有六的人了。很多人说我忘记年龄,稍有点狂。有吗?有一点。因为我生命已进入倒计时了,一天要作两天用,能不狂一点吗!我还在继续做我的耄耋之梦。


“因为历史原因,我这个妇产科医生曾经被分配去管太平间。过后很多人问我,怨恨吗?我说没有,真的没有!我当时想,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况且在管太平间那段日子里,我学到很多人生哲理。我自己写了一幅对联,可以总结我的前半生。上联:生不带来,妇产医生接生;下联:死不带去,太平间管长送;横批:潇洒人生!这50年,我感悟到了。


“我是个妇产科医生。每次接生,当我最终剪断脐带时,总会产生一种对母亲的敬意。是母亲的血,通过脐带哺育了生命。脐带血是生命的源泉。


我们用的这根针,是要让人们得到健康。记得当年,我们和美国的外交始于‘乒乓外交’。银针虽小,但我也希望它能发挥出小小乒乓球的作用。我们在‘一带一路’的前沿,肩负的是继承和传播中医针灸这一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担,我想告诉祖国,我们努力了!”



Tags:
责任编辑:ganying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iyuanru@126.com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关注《诊连盟》
听诊所运营免费课程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