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诊所营销》2019版旨在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如何遏制诊所医生..
针对2019年诊所药品营销存在的问题,诊所营销3.0提出实战解决..
三七透骨黄酊【主要成份】透骨草、鸭跖草、生姜、红花、鸡血..
中医诊所

中医夫妇携手济世,他们开了报考著名中医学府一个这样的中医诊所
2019-06-06 11:00:42 来源: 作者: 【 】 浏览:171次 评论:0
简述:洪天助与妻子成瑞岚1996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20多年来坚持践行纯中医治疗理念,也曾迫于生计弃医从商,但他们从未放弃中医,边做生意边义诊赠药;为回归理想毅然放弃风生水起的生意,带着幼子北漂进修,学成后返回家乡泉州服务乡亲;他们坚持养生重于治疗、治病..
责任编辑:ganying


洪天助与妻子成瑞岚1996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20多年来坚持践行纯中医治疗理念,也曾迫于生计弃医从商,但他们从未放弃中医,边做生意边义诊赠药;为回归理想毅然放弃风生水起的生意,带着幼子北漂进修,学成后返回家乡泉州服务乡亲;他们坚持养生重于治疗、治病求其本原则,用药轻灵……

【核心提示】


在丰泽区安吉路边,古色古香的中药柜散发出淡淡的药香,装修摆设淡雅从容,一如男女主人洪天助与成瑞岚给人的印象。


有别于一般医生给人的严肃感觉,洪天助有着典型闽南人的热情豪爽,说话实在;成瑞岚则十分温和,时时刻刻给人慈母的感觉。


没有嘈杂,没有各种焦急的检查,诊室内经常传出笑声,更像是一个好友可以畅谈的茶馆、咖啡馆。


来过的人都有一个感觉,这对夫妇与其说是医生,倒不如说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家庭成员身体一有什么问题常会想到向他们求助。

醉心岐黄:报考著名中医学府

今年42岁的洪天助出生于晋江英林,自小成绩优异。1991年,高考填报志愿时,他报考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科。那个时代西医学正盛,身边很多人对他的选择都感到十分讶异,甚至不少人劝他学西医,以后比较有前途、好就业。但出于对传统中医学的热爱,他依然没有动摇自己的初衷。


当年北京中医药大学招考分数颇高,且在闽仅招6人,他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如愿以偿考入。在校求学期间,洪天助师从国家级著名老中医焦树德先生,研习风湿病、类风湿病的诊治。


除了师从名师、汲取知识,对他的人生来说,更重要的是,在那里他碰到了今生最重要的人、志同道合的妻子成瑞岚。成瑞岚是河北人,是洪天助的同班同学。由于对古医学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一南一北的两个年轻人越走越近,最后走到了一起。


迫于生计:夫妻双双弃医从商


毕业之后,洪天助回到泉州,在市区某医院内科工作。此时,成瑞岚考取了浙江中医学院的研究生,两人只得天各一方。


1999年研究生毕业后,成瑞岚留在杭州,从事与中医药治疗方面相关的工作。尽管相隔千里,他们的恋情并没有被现实和距离打败。2001年,相恋多年的他们修成了正果。随后,成瑞岚放弃杭州待遇优渥的工作,来泉与丈夫团聚。


作为一家之主, 妻子的到来,洪天助在欣喜之余,不得不开始严肃地考虑自己和家庭的未来。由于坚持纯中医药治疗,他很少给病人开不必要的检查,用药也尽量精简,因此,他每个月仅能拿到基本工资——1300元左右,没有其他额外的收入。这点微薄的工资,扣除掉房租等必要的生活开支,用他自己的话说,“连饭都吃不饱”。


怎么能让为了自己牺牲很多的妻子,跟着自己吃苦呢?正当他为此苦恼之际,彼时,成瑞岚的兄长在深圳从事电子贸易,生意做得不错,便极力邀请他们到深圳发展。


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与徘徊,两人决定下海。2004年,洪天助辞去了令人艳羡的医生工作,来到深圳,从事自己毫无兴趣、也与所学专业完全没有关系的电子行业。

坚持理想:边做生意边义诊

初到深圳的前两年,刚涉足电子行业的他们,不得不全身心投入,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新产品的研发、销路的拓展上,以期尽快熟悉、进入这个完全陌生的行业。


他们的努力很快地得到了回报,不到两年的时间,他们的电子生意已发展得很稳当。生意上轨道之后,深藏在心底的中医梦,一点点地浮了出来。


身边的朋友、邻居得知他们是学医的后,身体出现问题后,经常过来找他们帮忙。他们的家成了开放的义诊诊所,看诊完再开药让病人自己到外面买。


由于他们坚持纯中医药治疗,用药精简轻灵,调理重于治疗,花费不多,效果却不错。一传十、十传百,一段时间之后,整个小区的人、朋友的朋友,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一有点头疼脑热的,就会来求诊,甚至还有远在江苏常熟的病人,专程赶到深圳找他们看病。


如电子机械般无趣的生活,又开始有了生机。电子生意很顺利,后来他们几乎成了甩手掌柜,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放在义诊上和中医典籍等知识的钻研上。


一次在研究中,洪天助发现了一个增强免疫力的配方不错,便自己配药,购买原材料,拿到药厂制作,做了600多份,赠送给身边的人。

再拾梦想:放下一切北漂进修

对很多人来说,房子就是归宿,有了房子就有归属感。经过几年的打拼,洪天助夫妇在深圳已经置办了房产,落下了脚,但他们却总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


“我们是学医的,还是应该回到治病救人的工作中。”在深圳打拼6年之后,不再囿于生计的他们,梦想的分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们决定收掉深圳的生意,卖掉房子,到北京进修。


这一决定让不少人疑惑,电子行业已做得风生水起,何必再走回那条辛苦的老路呢?好在身边很多朋友、亲人,特别是他们曾经治疗过的病患,都很支持他们的做法。


2011年,夫妻俩带着才两岁多的儿子,开始了北漂的生活。他们重新开始,和还没毕业的学弟学妹们一起,到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跟门诊、跟临床,向母校和其他医院的名师专家请教,切磋医术。


洪天助,研习风湿病、类风湿病的诊治。毕业后,在多年的工作和研究中,他主攻风湿病、类风湿病、强直性脊柱炎、糖尿病、脾胃病的诊治。


“在儿科临床领域,不少地方普遍存在机械化治疗、过度治疗、用药过猛,令人非常痛心。”成瑞岚决定专攻儿科,儿子出生后,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身为母亲的她,更觉得自己有责任改善儿科领域存在的过度治疗现象。她提出自然养育理念,倡导顺应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健康养育方法。


尽管如今两人主攻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他们的理念却非常统一:纯中医方法行医,强调“养生重于治疗”,坚持古中医“辨证论治”、“治病求其本”的原则,通过调养改善体质而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

回报桑梓:回泉服务乡亲

时隔9年,在理论和实践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开办一家属于自己的诊所、践行纯中医药治疗的理念,已水到渠成。


但选址哪里好呢?北京、深圳还是其他地方?走过许多地方之后,他们最终决定未来将家庭和事业放在泉州。“我生长在这里,无论去到哪里,家乡永远在心里。而且这里的很多亲朋好友需要我们,也十分支持我们,加之泉州的中医土壤十分肥沃,所以我们回来了。”


尽管诊所开业没多久,地点也较为偏远,但每天慕名而来的病人让力求精致问诊的夫妻俩,渐渐地感觉到有些过量了。


找洪天助看病,就像老朋友在泡茶聊天一样,他会详细地了解每个人的生活习惯,吃喝拉撒睡,从中剥离问题,寻找根源。然后有针对性地提出诊疗意见,他说得最多的不是“你该吃什么药”,而是“你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要调整”。


“中医强调‘治未病’,希望找过我之后都能健健康康,不要有‘回头客’,呵呵。”洪天助开玩笑地说。


坐诊一段时间后,成瑞岚发现,有别于物质匮乏年代的营养不良,如今,许多孩子出现了新型的营养不良症状,这个问题泉州地区的儿童尤其突出。不少孩子检查出缺铁缺锌、贫血等症状,但他们的家庭条件往往很不错,在家受到的关注度很高。


在详细了解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后,她发现,根本的原因在于许多家庭的养育方式存在问题。很多家长,尤其是老一辈,总担心孩子营养不够,在孩子器官功能还未发育成熟,动不动就炖各种补汤给孩子喝,孩子脾胃还很虚弱,无法接受如此多高营养、高蛋白的东西,这不仅无法起到积极的作用,反而会加重孩子身体的负担。


谈到令她痛心的过度治疗问题,她说:医疗界存在过度治疗,与大多数家长的态度有莫大的关系。许多家长见不得孩子有一点症状,巴不得立刻能药到病除,有的家长为了给孩子退烧,甚至一天吃6次退烧药,完全没有考虑到孩子身体的接受能力。”


“感觉他们是真真正正为病人好,用药很轻,但效果很好。更主要的是,他们更多地从纠正、改变我们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入手,预防重于治疗。”病人王先生由衷地说。

仁心仁术:一服药三五元

“你家宝宝平时怎么喂养的?给他吃什么,喝什么……”洪天助夫妇看诊的“速度”非常慢,特别是成瑞岚,往往一个早晨,只能问诊三四位儿童。他们会与患者及家属详谈许久,详细地了解其生活起居的各个方面,就像做个案调查一样。


很多人可能在想,再细致的问诊,最后都要落实到治疗的载体——药物上,药费会不会很贵呢?记者翻阅了其开出的方子,一服药很少超过十味,药钱往往才三五块。有的病人抓了四五服药,价格却仅十来元,“现在不要说进医院了,随便有个感冒发烧,到药店买药都得花个几十块,我一开始听到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一位等待抓药的患者告诉记者。


“这两个老板开诊所好像不是想赚钱。”诊所的药事小苏说。有位三明籍的胆管肿瘤晚期患者,慕名求医,在得知他家境困难后,洪天助夫妇不仅不收诊金,还想免费赠药。在该患者的坚持下,他们每次都仅收取微薄的药费。


不仅如此,为了保证问诊质量,他们还控制问诊量。洪天助坦诚地说,由于手头有两个医保药在收益,对原本生活就力求简单的他们来说,经济方面不存在什么压力,因此,重新执医更多的是回归本初、圆自己的梦想。


当年洪天助夫妇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求学时,班级有40多位同学,如今他们纷纷转行或从事行政工作,或被西医化,可以说,至今仍在坚持中医理想的,只有他们两人了。


“相比之前的生活,我们觉得现在很幸福,这既是事业,更是我们的兴趣,还能帮到很多人。”他们说。





Tags:
责任编辑:ganying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iyuanru@126.com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关注《诊连盟》
听诊所运营免费课程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