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无论是赞助及合作办会、自主办会还是赞助医生参会,它们各自..
究其原因,城市等级医院(指地级以上城市的二、三级医院,含..
掉出2016-2017南方所百强榜的企业有: 长春高新 亚宝药业 ..
首席专栏

《我读战国策》之大战略·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
2016-01-18 09:15:13 来源:网络精选 作者:袁则红 【 】 浏览:133次 评论:0
简述:张仪先生的金句“挟天子以令天下”到魏晋南北朝时期被曹操夫子演变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真是遗传万代的智慧呀。
责任编辑:admin



秦一·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

  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司马错欲伐蜀,张仪曰:“不如伐韩。”王曰:“请闻其说。”

  对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轘辕、缑氏之口,当屯留之道,魏绝南阳,楚临南郑,秦攻新城、宜阳,以临二周之郊,诛周主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救,九鼎宝器必出。据九鼎,按图籍,挟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今夫蜀,西辟之国,而戎狄之长也,弊兵劳众,不足以成名,得其地,不足以为利。臣闻:‘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市朝也,而王不争焉,顾争于戎狄,去王业远矣。”

  司马错曰:“不然。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今王之地小民贫,故臣愿从事于易。夫蜀,西辟之国也,而戎狄之长也,而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也。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矣。故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是我一举而名实两附,而又有禁暴正乱之名。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臣请谒其故:周,天下之宗室也;齐,韩、周之与国也。周自知失九鼎,韩自知亡三川,则必将二国并力合谋,以因于齐、赵,而求解乎楚、魏。以鼎与楚,以地与魏,王不能禁。此臣所谓‘危’,不如伐蜀之完也。”惠王曰:“善!寡人听子。”

  卒起兵伐蜀,十月取之,遂定蜀。蜀主更号为侯,而使陈庄相蜀。蜀既属,秦益强富厚,轻诸侯。

译文

  司马错跟张仪在秦惠王面前争论战事。司马错主张秦国应该先去攻打蜀国,可是张仪却反对说:“不如先去攻打韩国。”秦惠王说:“我愿听听你的意见。”

  张仪回答说:“我们先跟楚、魏两国结盟,然后再出兵到三川、堵住[]辕和缑氏山的通口,挡住屯留的孤道,这样魏国和南阳就断绝了交通,楚军逼进南郑,秦兵再攻打新城、宜阳,这样我们便兵临东西周的城外,惩罚二周的罪过,并且可以进入楚、魏两国。周王知道自己的危急,一定会交出传国之宝。我们据有传国之宝,再按照地图户籍,假借周天子的名义号令诸侯,天下又有谁不敢听我们命令呢?这才是霸王之业。至于蜀国,那是一个在西方边远之地,野蛮人当酋长的国家,我们即使劳民伤财发兵前往攻打,也不足以因此而建立霸业;臣常听人说:‘争名的人要在朝廷,争利的人要在市场。’现在三川周室,乃是天下的朝廷和市场,可是大王却不去争,反而争夺戎、狄等蛮夷之邦,这就距离霸王之业实在太远了。”

  司马错说:“事情并不像张仪所说的那样,据我所知:‘要想使国家富强,务必先扩张领土;要想兵强马壮,必须先使人民富足;要想得到天下,一定要先广施仁政。这三件事都做到以后,那么天下自然可以获得。’如今大王地盘小而百姓穷,所以臣渴望大王先从容易的地方着手。因为蜀国是一个偏僻小国,而且是戎狄之邦的首领,并且像夏桀、商纣一样紊乱,如果用秦国的兵力去攻打蜀国,就好像派狼群去驱逐羊群一样简单。秦国得到蜀国的土地可以扩大版图,得到蜀国的财富可以富足百姓;虽是用兵却不伤害一般百姓。并且又让蜀国自动屈服。所以秦虽然灭亡了蜀国,而诸侯不会认为是暴虐;即使秦抢走蜀国的一切财富珍宝,诸侯也不会以秦为贪。可是我们只要做伐蜀一件事,就可以名利双收,甚至还可以得到除暴安良的美名。

  今天如果我们去攻打韩国,就等于是劫持天子了,这是一个千夫所指的恶名,而且也不见得能获得什么利益,反而落得一个不仁不义的坏名。干天下人不愿做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这其中危险在于:周天子是天下的共主,同时齐是韩与周的友邦,周自己知道要失掉九鼎,韩自己清楚要失去三川,这样两国必然精诚合作,共同联络齐、赵去解楚、魏之围,两国会自动地把九鼎献给楚,把土地割让给魏,这一切大王是不能制止的,这也就是臣所说的危险所在。因此,攻打韩国是失策,先伐蜀才是万全之计。”

  秦惠王说:“好的!寡人听你的。”

  于是秦国就出兵攻打蜀,经过10个月的征讨,终于占领了蜀地,把蜀主的名号改为侯,并且派秦臣陈庄去作蜀的相国。蜀地既已划归秦国的版图,秦国就越发强盛富足,而且更加轻视天下诸侯。

袁则红读后感:

最近一直在思索未来以及商业模式,所以少写了些读书笔记。但读完此篇文章,我突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首先我们从遗留历史的角度看,张仪先生的金句“挟天子以令天下”到魏晋南北朝时期被曹操夫子演变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真是遗传万代的智慧呀。

二,司马错坚持攻击蛮蜀,却为秦国一统天下的不世功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为无论从粮草、财富、兵力、国土面积,自攻下蜀国之后,秦国一切都变得很坦途。说白了,之前惠王左顾而言他,并不是他不想称霸,而是没有称霸的本钱,虽然秦国很善战。

张仪的观点和坚持,从某个角度来看,依然是职业经理人思维:短期出成绩,不管中长期战略。为什么这么说呢?

1)正如司马错所说,打韩拔周并不是好功业,因为周是天下的王,你打了,天下就打你。诚如之前《秦攻宜阳》,甘茂出了大力吃了宜阳,但是楚国耽视在周,最后还是送出了枣城。所以司马错说: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

2)什么是大战略?大战略是以组织的最高利益为核心,从而制定有效的持续的策略来帮助组织壮大发展。司马错提供的是大战略,而张仪坚持却是小战略。小就小在从张仪的个人利益出发。是的,大争于世,必然染指西周,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厚黑学。但大道之学确是厚其库,秉其赋,锐其兵,休其民,其上下一心,霸业可成也。

3)延伸至企业管理,为何有企业老板讲“用为我所用之人”?是因为再锐的刀也有钝的时候,但忠诚的狗却永远忠诚。从时间角度来看,忠诚第一,锐刀只是把工具而已。(这段话有点赤裸裸的,但现实就是这样)。

人读其久远,我读其精睿。读史就是读今,古今没有什么不同,哲学和领悟永远一致。读透了简,你就明白了繁;读透了繁,你就明白了简。

好了,不呱噪了,收尾!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21-60526838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医药营销拾日谈》2016年度合订本(包邮)

120

446人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