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诊所营销》2019版旨在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如何遏制诊所医生..
针对2019年诊所药品营销存在的问题,诊所营销3.0提出实战解决..
三七透骨黄酊【主要成份】透骨草、鸭跖草、生姜、红花、鸡血..
中医诊所

放开民间中医何以成了“与虎谋皮”?
2019-06-06 11:10:39 来源: 作者: 【 】 浏览:32次 评论:0
简述:日前看到一条留言:““放开民间中医等于与虎谋皮,所以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自从民间中医被打入非法行医,在近些年重新追逐转正的道路上,民间中医的心内可谓五味杂陈。希望,失望,乐观,悲观,信任,质疑……种种对立面情绪在他们身上不断交织,还无法改..
责任编辑:ganying


日前看到一条留言:


放开民间中医等于与虎谋皮,所以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自从民间中医被打入非法行医,在近些年重新追逐转正的道路上,民间中医的心内可谓五味杂陈。


希望,失望,乐观,悲观,信任,质疑……种种对立面情绪在他们身上不断交织,还无法改善。


但起码政策一直在努力,何以成了“与虎谋皮”?


许多人竟然还深有同感,在他们眼里,民间中医的放开早已不是考证那么简单。


如另一网友所说:


放开只是梦想,只是空头支票兑现不了,何谈中医的传承及发展?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才是公平。朗朗乾坤医无生产之权,非法的帽子太重了,民间医还要顶多少年,这个现象对中医是一种摧残。”


在先前的推文中,我们知道,对于民间中医的选拔,许多人并不乐观和积极,包括相关机构。


他们认为,“一些城市自己的中医药大学规范培养出来的学生就业都有问题,民间中医里面鱼龙混杂,更是难以甄别。”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在各地讲课时,也经常会被人问:全国几十所中医药大学培养了大量的毕业生,还需要从民间考核录用中医吗?


陈珞珈为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在全国卫生技术人员中,中医中药人员仅占7%全国平均每个乡镇卫生院仅有1.85位中医;每个社区卫生服务站仅1.08位中医,而且这些中医并非全用中医的方法治病。每家诊所的中医人员不足1人。一些农村和西部偏远地区,已经找不到中医看病了。


“基层和农村不需要中医吗?”陈珞珈说,这次考核注册民间中医,既保存了师带徒形式和民间独特疗法,又解放了一批身怀绝技确有疗效的中医,这是明智之选。


何况,基层和农村,才应是中医释放的天地,是中医生命力续存及饱满的土壤,民间中医在这一块功不可没。


然而,虽然《中医药法》承认并肯定了民间中医的地位,并为民间中医开辟了新的转正途径——中医专长考核,国家层面到省市级的落实工作也开始紧密开展起来,但是真正落实并不理想。


这也造成了许多民间中医由对该法的信任到质疑,最后乃至演变成了怨怒。


甚至许多人说,如果不是“不落实就等于违法”,在许多区域,根本不会管民间中医能不能合法行医。自己的路自己走,但怎么走都是非法行医,这不遭难人么?


他们还表示:

“不考证又不会死,大不了不行医,让我的医术跟我一起到棺材里拉倒。”
“我是师承中医,临床三十多年,根本进不了卫生系统的门。没有关系、没有钱路是不通的,现在就是白给我一张医师证,我也不要,快六十岁了,行医不行医无所谓,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就行。”


还有一些人则继续咬牙坚持,但同样对政策报以失望:


“我就不相信离了证,我就不能活。我治好了老百姓,老百姓信任我,现在走到哪,他们都会跟到哪。有老百姓在,我就不会饿死,民间中医就会有出路。”


“转正了救大众,不给转正救小众,绝技失传是国家的损失,宁可不转正也不为三斗米折腰,什么时候取消两名主任医师推荐制,什么时候考。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不合中医发展的制度必改!”


前段时间,在《民间中医培训陷阱调查:交费数万元却没有考核资格,材料涉嫌伪造》中,澎湃新闻调查发现,虽然有培训班,但培训班也会“失灵”,这意味着,哪怕你交再多的钱,培训班所谓的“保过”并不会兑现,因为考核并不是他们家办的,而且各省一再声明,要大家警惕培训班。


所以到头来,民间中医怨恨培训班,培训班怨恨政策“一刀切”,培训班好不到哪里去,本就遭质疑的政策更是在民间中医心里沉到了谷底。


只是中医专长考核,相对来说是他们唯一便捷的路,所以许多人还是不愿放弃,而且报名热情仍不断高涨,哪怕被骗了钱摔了大跟头,也只能硬着头皮跌倒再爬起。

对于中医专长考核,到底怎么民间中医了,就不再说了。不管怎样,考核难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但是对于报名门槛,不应该如此苛刻。是骡子是马,起码让人有机会拉出来溜溜,而不是大门甚窄,要想进仿佛也要弄个VIP。


陈珞珈也早说过,考核录用民间中医,关键在于临床水平,而不在于有几个执业医师来推荐。2名执业中医师推荐,不能成为前置条件。


中医不仅后继乏人,而且后继乏术,无论是中医本身的发展,还是老百姓的“看病难”,还是整个健康中国,乃至健康世界,对于真正中医人才的渴盼,都是迫不及待。


且中医人才培养周期长,在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情况下,释放民间中医手脚,扩充中医人才队伍,尤其是基层中医队伍,无疑时不我待。


何况,中医本就来自民间,自古民间中医就是中医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长河中民间名医辈出,扁鹊、仓公、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均来自民间。中医和民间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不是用一句“鱼龙混杂,难以甄别”就可以轻易割离的。


就像中医药本身,它发展至今,许多人对它的口诛笔伐,一直都没停过,甚至差点被废弃,哪怕现在还有人坚决认为“关爱生命,远离中医”,对于此,中医仍旧要迎难而上。


相关人士不止一次说过,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一些国人反对,或者一些学者否定,那么就对中医全盘否定,不能“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对于民间中医更是如此。存在即是合理的,否则大浪淘沙,民间中医毫无用处的话,历史的车轮早就让它灰飞烟灭,可是他们依然顽强得活着,而且成为服务农村百姓一支不可忽视的强有力队伍。这些都是我们无法视而不见的。


如业内所说,民间中医,既可看作是历史遗留的一个问题,也可称作是祖先遗留给子孙的一个宝藏。希望在政策的正确引导下,能使民间中医药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及规范。



Tags:
责任编辑:ganying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iyuanru@126.com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关注《诊连盟》
听诊所运营免费课程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