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诊所营销》2019版旨在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如何遏制诊所医生..
针对2019年诊所药品营销存在的问题,诊所营销3.0提出实战解决..
三七透骨黄酊【主要成份】透骨草、鸭跖草、生姜、红花、鸡血..
中医馆

中医人数很多,中医人才很少
2019-06-04 13:50:57 来源: 作者: 【 】 浏览:137次 评论:0
简述:后来出国做医生已不会开中药,心里对中医没把握,可没想到外国人对中医的热情好奇超过中国人,中医人比较吃香。
责任编辑:ganying


01


“当今社会文明在进步,真的中医没有进步,中医人数很多,中医人才很少,中医在隐失,民间有用的传统医学在消失。”一篇文章中这样说到。


据悉,早年的中医都是以师带徒的形式传授下来的,好多都是中医世家。真正以学校教育方式传授则是在解放后才开始,开办学校都是中专性质。直到1962年,我国才有了中医学第一批本科生毕业。


至今,“中医学院”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每年本科毕业生达上万人。近两年发展更快,你稍不留神,“中医学院”就已经更名为“中医药大学”了。


但是,并不是学了中医,就能成为中医。尽管每年都有好多医学院的中医出来,真正能看病的却不成正比。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中医药战略研究课题组调查数据曾显示,民国初年,我国有中医80万人,1949年为50万人,现在只有27万人。而真正能用中医思路看病、开处方的据推测最多有三四万人。


而与此相反,西医则从1949年的约8.7万人发展到今天的175万人,增长近20倍。


现有中医院校教育虽取得不小成绩,却也存在严重不足。


广西中医学院的刘力红教授曾表示:


我们的教育花了五年时间,或者八年时间,如果再读博士,那就是十一年的时间。尽管花了这么多时间,可是相当多的人对中医还没有一个基本的信念,也就是说,我们相当多的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博士毕业生还没有入中医的门。


北京某中医院的一位医生曾介绍,“我毕业于中医药大学七年制中医专业,课程设置是60%中医、40%西医,最后是中医没学通、西医没学精。”他的110名同学中仍在吃“中医饭”的不到20人,有的同学至今不会开方子。


上述文中一位出国多年的中医也介绍:


他是中医学院毕业出来的,后在上海某医院做了十年的中医,为人治病用的都是西医的方法,中医基本上不用,因为用不来。西医简单直观几十种抗生素与激素一用包治了很多病,中医辩证太难。


后来出国做医生已不会开中药,心里对中医没把握,可没想到外国人对中医的热情好奇超过中国人,中医人比较吃香。他后悔当初在国内没学好中医,他从心里感叹地说他在中医学院里的几年不知学的是什么中医,变成了地道西医。想不到中医在现代医学中还有如此光彩的一面。


哪怕至今,在中医院校,一股不信任中医的风气仍在老师和学生中蔓延着。几乎所有的中医院校都面临一个境况:同学们的一个共同心声就是对中医没有信心。


全国著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的颜德馨教授在采访时曾说,“中医教育的失败,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内因就是学中医的人对中医没有信心。古代的大学者墨子说:‘志不坚,智不达。’”


当然,这其中不仅仅是中医教育本身的问题,还有其他许多因素的综合结果。医疗市场和环境的倒逼,都让中医教育觉得自己是个夹缝中生存的困兽。


一名中医院校的教育者表示,“我们灌输再多的中医思维,一到临床就没了,主要原因在于从事纯中医的拿不到医院的平均收入,不能为医院创收。因此,这种状况就会反馈、传导至学校教育。学院在课时紧张的情况下,就会压减中医经典课,有些学校的中医经典课程,如《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等都成了选修课。”

02


前几天收到一个留言:


@感恩做人


……就像现在开车的一样,有好多人考到驾驶证了?但是从来就不敢开车上路,不还是因为自己的技术不行吗?所以说,一个证当住了多少民间真正中医人,可悲可叹。


这年头,有证没证,已经无法全权衡量一个人的医术水平和一个诊所是否正规了。就像上述,学院出来的有证在手,但并不一定就是技术在手。


对于老百姓来说,管他有证没证,管他中医西医,“能逮到老鼠的猫就是好猫”,能治好病的医生就是好医生。


真正的医疗水平是老百姓的口碑,真正的证书,是老百姓的认可。


就像相关人士所说的,何谓名医,何谓医术高名?这个不是哪个人自封的,也不是哪个领导强加的。不是一个病人,也不是百个病人封的,是千百个治好的病人由衷的赞誉。


中医治好一个人可以说是碰巧,可以说是个案,可以说是安慰效果,但是一个医者能治好成千上百个病,有成千上万的人说中医有效说明了什么?难道还是一种偶然现象吗?


中医是有效的,但不代表学中医的人,就能完全发挥出他的效果来,相反俯拾皆是的神医大师们,还完全神话了中医,也将老百姓的对中医的期许引向歧途。不管是中医,还是中医人本身都深受此害。


在此情况下,让真正有真才实学的中医浮出水面,就显得更加紧迫,尤其是那些在走向凋零民间人士,如我们开头所说:“中医在隐失,民间有用的传统医学在消失。”


就像中西医之争是无谓的争论一样,如果能治好老百姓的病,那么又为什么要管是来自民间还是官方呢?他们是同一时空并向而行的发展,本应是齐头并进,为什么竟演绎成了“自相残杀”?


经过《执业医师法》,走过《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考试办法》,如今又等来《中医药法》,国法中对民间中医的肯定和支持,是其一大亮点,一时让无数人欢喜,一夜之间又让无数人心忧。


网友@“曾氏中医正骨舒筋”表示:


没制度不成方圆。考试重在考核考生有无能力为人民服务。考试能过才算本事。但考前的审核确实是难倒许多人,个人认为国家政策可降低审核要求,让多数人都有考试的机会,不过只能说明还没学好本事,技不如人,更加努力学好祖国医学为下次考试而增加机会。


网友@“神一样的我”表示:


能咋办?一松,有人浑水摸鱼,什么玩意都能钻进去,一严,民间中医人苦不堪言,能怎么办?我有的时候就思考,如果我是决策人能不能比他做的更好,思来想去也就那样,不可能比他们做的更好了,太严是错,太松是大错。这就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事情,没什么好招数。只希望再降一降门槛,题出难一点吧!只要门槛降低,不愁没有人拿不到证,题出难一点也可以较好剔除那些心怀鬼胎之辈。


想要一个公平对待的舞台难,想要一个可以参考的机会更难,但不管怎么说,中医专长考核重在挖掘,既然是考,那就打开大门,让考生凭实力去考。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iyuanru@126.com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关注《诊连盟》
听诊所运营免费课程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