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诊所营销》2019版旨在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如何遏制诊所医生..
针对2019年诊所药品营销存在的问题,诊所营销3.0提出实战解决..
三七透骨黄酊【主要成份】透骨草、鸭跖草、生姜、红花、鸡血..
中医馆

中医界“良将”渐失,“精兵”何在?
2019-06-04 13:30:05 来源: 作者: 【 】 浏览:51次 评论:0
简述:2019年才过了短短半个多月,中医界就接连失去了两员名将。1月10日,首届国医大师、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1月12日,首届全国名中医、湖北中医药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陈如泉逝世,享年81岁。虽然说生死有命,可名老中医的离世仍是不免让人叹息,..
责任编辑:ganying


2019年才过了短短半个多月,中医界就接连失去了两员名将。


1月10日,首届国医大师、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


1月12日,首届全国名中医、湖北中医药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陈如泉逝世,享年81岁。


虽然说生死有命,可名老中医的离世仍是不免让人叹息,中医界自身后备力量本身就不足,有水平的中医大夫越来越少了。


邓老曾说,中医传承一定要培养“铁杆中医”。“解除人类痛苦的曙光出现在东方。所以对西医的东西,大家不要迷信,对中医的东西要坚信。你做不到就是你的功夫没到。”


老百姓呼唤更多名中医的出现。不知道当下,还有多少功夫到家的中医人能将解除人类痛苦的曙光留在东方。


中医虽然说正迎来一个大放异彩的时代,面对健康挑战,中医可以发挥其独特优势。但现实是,中医药一直陷于人才青黄不接的困境。


中医教育方面,诚然院校模式规模大、规范、教学内容非常丰富……有其不可否认的优势,但因为市场需求的导向性,中医学子在本科学习阶段常常遭受中医、西医两种医疗体系的“撕裂”,而无所适从。许多学生哪怕学到硕士博士,仍然难以把握中医精髓,更谈不上治病救人。


培养中医药人才,归根到底是为人们健康服务的,而不会看病的中医,只能是“书本中医”,甚至可以说与中医无关,因为他实现不了中医的价值。


国医大师李今庸曾表示,“看到那些中医博士不会看病,我着急啊。我认为这不是学生出了问题,而是我们的中医教育出了问题,本末倒置导致学生中医素养低下。”


他一一指出“病灶”:课程设置不合理,整个教学偏重通识教育;教材太乱太多,学生不知该相信谁;中西医教育比例失调,中医学生学习西医的时间,远超学习中医。


被尊称为“中医司令”的吕炳奎曾发出“挽救中医,刻不容缓”的呐喊。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推动中医药院校教育改革,完善中医药师承教育制度,解救关进象牙塔的中医,让它植根于民间沃土。


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医院方面,我们都知道,当下国家大力支持中医发展,中医的“地位”有所提升,但中医医院比例仍很低,传统中医也有被“稀释”的趋势。


据2018年相关报道,以长沙为例,初略统计,现存290多家医院中中医医院数量不到30家。其中省级、市级城市的中医医院占比大致是10%至13%,县级城市接近20%。且“中医西治”的现象较普遍,实际中医操作或不足5%,我国拥有优秀临床纯中医医师仅一万名左右。


河北省卫生厅厅长王玉梅还曾介绍,“假如去掉牌子上的‘中医’二字,很多中医院让人根本看不出是一所中医院。”。在河北省,每个县都建有一所中医院,许多中医院还通过了等级评审,但是事实上,“中医不姓中”的问题在各中医院相当普遍。


福建还有业内人士爆料说,“现在有很多县级的中医医院院长是西医出身。甚至有县级的中医医院已与综合性医院合并。一套领导班子,两个牌子。这种恶性循环,导致了一些地方中医医院的逐渐消失。”


总之,许多中医院是“通过现代医学诊疗项目的收入,来反哺中医,但中医却几乎名存实亡”,其中一言难尽。


民间中医方面,中医是一块精华与糟粕并存的璞玉,民间中医自然也难免参差不齐,鱼龙混杂,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一刀切全盘否定。


80%民间医生的看病手艺靠师承或者家传,但有些人并没有太多的文化知识,自然也就不符合执业医师资格证的考取范围,于是许多便成了“非法行医”的游击队员。


因为生存的困难,许多人也索性放弃,更别谈传承了。所以,许多珍贵的偏方往往散落于穷乡僻壤,一旦年老一代去世,而年轻一代又无意于此,难免会走向失传。


有不少这样的报道,某位远近闻名的“土郎中”不幸离世,令人惋惜的是,随着这一“土郎中”的逝去,他钻研几十年摸索出的治疗疑难杂症的偏方因无人继承也随之失传。


民间中医是亟待我们有效利用的,希望国家的法律政策,能够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们的角度,采取最妥善的方法,保全好这条中医命脉。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局长王国强就曾一再强调,“我们中医的根在民间,我们中医的魂在基层,我们不能穿了皮鞋就忘了那些或者是瞧不起那些穿草鞋的,民间还有许多宝贝需要我们去挖掘,需要我们去整理,需要我们去抢救,需要我们去推广。我们绝不能让这些好东西失传,不然我们对不起祖先,也对不起我们的国家和民族。”


Tags:
责任编辑:ganying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iyuanru@126.com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关注《诊连盟》
听诊所运营免费课程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