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吕医生连锁诊所的核心产品是常见并多发并慢性病的诊中治疗。
我们装修没有飞檐走壁,我也没有穿长衫马褂。真正的中医在于..
周小儿中医馆成立于2014年,是一间以小儿推拿为主要服务特色..
二甲医院

外科医生依赖手术刀可能会失业!
2017-12-19 11:04:13 来源: 作者: 【 】 浏览:28次 评论:0
简述: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
责任编辑:teni



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

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很快,医生集团将在国内首先引入一项静脉曲张治疗新技术。


更快地恢复,更少的并发症,更短的手术时间。全新的患者体验,令人期待。


早在十年前,我的一位美国医生朋友说:“看一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否现代化,就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否都暗着。”


果然如此:暗着无影灯的,都在做内镜手术。


前后不过十多年,当年极力反对和鄙视腹腔镜手术的医生们,现在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开始学习腹腔镜技术。


腹腔镜技术也从最早的妇科领域,迅速扩展到肝胆胰脾甲状腺,甚至甲状腺,血管。其他学科如泌尿外科的腹腔镜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至于各种内镜技术,更是让外科医生们趋之若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用手术刀(最多用做切小口)。


另外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介入技术的发展。


就拿我的专业血管外科来讲,做血管架桥的手术逐年明显减少,以至于有人忧虑:未来的血管外科医生,可能连血管架桥的手术能力都会缺乏。


这个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同理:未来的普外科医生,可能连开腹胆囊切除手术都不会做。


但是,似乎所有的质疑和忧虑,甚至激烈地反对,并不能阻挡外科医生放弃手术刀的步伐。


道理很简单,当年各大银行要用电脑替代算盘的时候,很多人始终想不通,可以举出电脑不可行、不可靠的无数个理由。


今天的银行,却已经找不到算盘。


事实非常残酷。


如果外科医生不掌握手术刀以外的技术,将来有可能会失业。


这不是危言耸听。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心胸外科在医院的地位至高无上,其高风险、高技术的特点,使得优秀的毕业生以成为心胸外科医生为骄傲。


时隔多年,没想到曾经的心脏开刀手术患者,逐步转向内科医生寻求治疗。其中冠脉介入支架手术唱了主角,而实施手术的,大部分是曾经被外科医生嘲笑的、见血都怕而且“纠结胆小”的内科医生。


而且,心脏瓣膜病变、主动脉弓病变、糖尿病足、颈动脉狭窄也在内科医生的觑覦范围。


按理说,心胸外科医生应该对操作性极强的介入技术更有发言权,可惜整个学科都沉湎并自豪于传统手术刀,错失机会。


未来,部分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合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主导这个学科的,很可能是内科医生。


同理,未来很多科室将不再有内科和外科之分。


药物的进步、基因干细胞的治疗进展,手术机器人的逐步推广,都会加快这种进程。


虽然新技术对患者的益处显而易见,但新技术并不都完美,传统手术在某些情况下暂时还不能被替代。


不过,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地优化。现在的不可能,不代表将来的不可能



Tags:
责任编辑:teni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21-60526838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诊所营销》2018出版版本(包邮)

139

3748人已购买       我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