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网移动 | 购买点卡 | 卡密充值
网站颜色:
无论是赞助及合作办会、自主办会还是赞助医生参会,它们各自..
究其原因,城市等级医院(指地级以上城市的二、三级医院,含..
掉出2016-2017南方所百强榜的企业有: 长春高新 亚宝药业 ..
诊所

试谈中医骨科的特色与发展
2017-06-09 13:38:10 来源: 作者:李维秀 【 】 浏览:47次 评论:0
简述:“小夹板固定”源于古希腊,不可能是中医骨科特色。“葛洪自属道家,但偶集方书,不闻治验”,不可能成为“开拓了中国骨科骨折小夹板外固定疗法的历史”的“创 伤骨科创始人”。按照西医骨折间接愈合理论设想的“三期用药”乃是削足適履,不可能符合中医的理法方药要求,也不可能反映丰富多彩和光照千秋的中医骨科成就。其“受冷 落”,乃是必然的。二期愈合并非唯一的骨折愈合方式;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医不可能窥其堂奥并得其精蕴;更遑论所谓“发展”。中医骨科特色有两点:“或用灵敏之手法,或用 灵验之药品”。手法即“功夫”或按摩,数百年前传入法国,迄今为欧美“正骨”业者的鼻祖,仍很“热”,未曾被“冷落”;“灵验药品”五花八门,“而在奇特跌打药中,竟 有在数小时内,将骨接好,翌日即能步履,一星期即完全平复者”。在科技发展的今天,应该首先还原中医骨科固有的本色,不应该再为“小夹板”论者所惑而贻笑大方。
责任编辑:admin


2009年11月23日中国中医药报在首版位置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中医小夹板为何受冷落”?这仿佛又使我听到“‘土鸡’为何卖不出好价钱”的呼叫声(《健康报》2002年5月29日)。“自从中医骨科医生学会了拿手术刀,有着三千年历史、曾在上世纪60-80年代盛行一时的小夹板外固定术就几乎被现代手术所代替”。作者如此哀叹,令人动容。然相映成趣的是:中国人主编的《外科学简史》却介绍说:“至今美国仍有正骨师这个专业……均采手法为主的治疗方法,在市民中亦有一定声誉”。欧美正骨师手法原本源自中国,因为“对骨折、脱位的疗效很好,在群众中享有盛誉。外科医师有时还向正骨师请教,介绍患者给他们治疗”[1]。对所谓的“中医小夹板固定治疗骨折”居然只字未提。我国权威著作《外科学——前沿与争论》一书竟然认为“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的热潮已成为历史”[2]。尽管“为了贯彻古为今用、中西医结合的方针”[3]、按西医骨科治疗骨折三大原则“以固定为核心”的原则、把古埃及或古希腊“小夹板固定”当成“金标准”而编写的《中国骨科技术史》一再出版,所谓“中医小夹板”的市场早已是“流水落花春去也”(李煜:《浪淘沙令》),已是不争的事实!考这种“中医小夹板”,原本于1958年“大跃进”,作为成果向全国推广的著作、书名即为《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并不是真正的中医骨科,而今居然“鹊巢鸠居”、俨然代表中医骨科特色,为什么?据说当时是“轰轰烈烈”,声称要“把许多患者从医院的手术台、牵引架和石膏固定中解放出来”[4]。事实又如何呢?而今如此“冷落”,又能责怪谁呢?是否应该认真总结或加以反思一下?

  笔者60年代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工作后又兼搞中医,在中西医骨科方面也从事临床实践数十年。“愚者千虑,必有一得”。鉴于我对中西医各方的了解,我认为中医骨科的特色并不是“小夹板固定”,而是“非固定”!中医骨科的发展前途广阔,不应该吊死在 “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这棵毫无生机的歪脖子树上!还原中医骨科的真实面目,使之在现代科技高度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得以应有的发展和提高,非常必要!对此,虽然我也曾发表过不少文章[5]【6】,可是迄今还很少为人所重视;为此,鉴于中西医骨科的现状,我想再深入谈一下我个人的一些观点,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1 中医小夹板是中医骨科的特色吗?

  (1)小夹板治疗骨折,这在古希腊《希波克拉底文集》之“骨折论”、“外科论”、“整复论”等篇目中都有非常详尽的介绍[7]。Hippocrates氏乃“西方医学之父”。小夹板splint 一词源于拉丁词根。据英文版多兰德绘图医学辞典(1965,24版),如Thomas夹板、Taylor夹板等制作都相当精致,可是后来还是让位于石膏固定。1851年荷兰军医Antonius Mathysen 发明石膏绷带,“由于这种绷带的有效性,他应享受荣誉。石膏固定可以使疼痛肢体、骨折部位及有病关节获得绝佳的休息和固定,并可防止畸形”[1]。而当今中医骨科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对“小夹板固定”恋恋不舍呢?“中医小夹板”比古希腊Hippocrates氏的小夹板如何?就可塑性和固定的可靠性而言,小夹板能比得上石膏绷带吗?中国骨科历史究竟是重视固定器材的研究和开发、还是重视方药和手法之传授?……

  按《中国骨科技术史》,中国小夹板固定始于晋朝葛洪:“葛洪对骨折的固定方法,是首先外敷上药,然后用夹板固定骨折。这种药物外敷、夹板外固定的骨折治疗法,成为而后1600多年中国医学治疗骨折的大法,也成为中国骨伤科独特的骨折疗法之一”。“公元4世纪,葛洪在他的《肘后救卒方》中首次推荐了竹板固定骨折法,从而开拓了中国骨科骨折小夹板外固定疗法的历史”。葛洪因此被封为中国“创伤骨科创始人”[2]。这里值得商榷的是:①《外台秘要》卷二十九确有“肘后疗腕折……烂擣生地黄熬之,以褁折伤处。以竹片夹褁之,令遍病上。急缚勿令转动,一日可十易。三日即差”的记载。然稍有一点医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对于一个骨折病人用竹片外固定“三日即差”的说法,是难以令人置信的!就像赵本山小品卖拐一样,“用竹片外固定”竟有如此神效、“三日”便愈?是否有点太忽悠人了?《史》作者也从事骨科临床多年、如此高度评价这个疗法、对“祖师爷”的“真传”有没有经过临床实践验证一下再公之于众?这个“一日可十易”的“竹片夹褁”是否就是“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②按《肘后备急方》自序曰:“余既穷览坟索,以著述余暇,兼综术数,省仲景、元华……将近千卷。患其混杂……凡为百卷,名曰玉函。然非有力不能尽写……今采其要约以为肘后救卒三卷”(人卫影印版,1956:3)。马伯英《中国医学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P332)谓:“此书并非葛洪本人的经验记录,而是集成抄录而加选择所得,《肘后救卒方》主要从《玉函方》中辑出。据此,在书中及其前半生经历中,根本没有他曾行医的影迹”。《四库全书提要》曰:“葛洪自属道家,但偶集方书,不闻治验”[8]。一个毫无临床经验连普通医师资格都没有的山林道士,居然被授予“创伤骨科创始人”的头衔,如此“编造”究竟为何?如果葛洪泉下有知,又当作何感想?③《史》作者对自己的大作评价甚高,其《再版前言》是这样说的:“中医骨科历史上专著不多……此书是从近200册古籍文献中收集、总结、整理有关骨科的理论、疾病认识、诊疗技术和方药经验,并按时代为序、正本清源,阐发其发生、形成、发展的历史。因此,既可以说是中医骨科基本理论形成发展史、疾病史、技术史、方药疗法史,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医学骨科学”。诚然,作者在收集“小夹板固定”方面的资料确实用心良苦,那么,其收集的究竟是精华还是糟粕?按照该书推崇的“整体辨证、手法整复、夹板固定、内外用药、筋骨并重、动静结合和功能锻炼”方法来正骨,效果究竟如何?如果按此教材培养出来的医生水平又当如何?现在,中医小夹板“治疗骨折的热潮已成为历史”,无论采取什么手段恐怕已难以逆转了。这已是铁的事实。

  2 中医骨科的真正特色是什么?

  《伤科真传秘抄》曰:“且中国伤科一术本有特长,而具有神妙迅疾之功。骨碎可接,筋断可续,……或用灵敏之手法,或用灵验之药品,在顷刻间奏起死回生之效”[9]。并不提“小夹板固定”。蔺道人《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亦云:“凡捺正,要时时转动使活。凡骨碎断……捺正了。要时时曲转,使活处不强”。又曰:“凡曲转,如手腕、脚凹、手指之类,要转动,用药贴,将绢片包之后时时运动,盖曲则得伸,得伸则不得屈;或屈或伸,时时为之方可”[10]。赵廷海《救伤秘旨》认为“夫两手腕骨断,极难调理”,教病人要及早活动:“坐则令其舒于几案之上,或屈或伸。卧则令其舒于床席之间,时上时下。三日后令其摺转,上过脑后,又反手转于背上,渐渐摺试,方是活动归原。”甚至两手背骨折断而碎者“三日后亦要摺转屈伸活动。”。何曾说过“小夹板固定”?小夹板splint或固定immobilization都是外来词,在中医骨科辞典里是没有的。强加于中医骨科头上、作为中医骨科发展的紧箍咒早应摘除,还中医骨科的本来真面目。

  首先,何为“灵敏之手法”呢?

  《医宗金鉴正骨心法》曰:“盖正骨者,须心明手巧,既知其病情,复善用夫手法,然后治之多效……较之以器具从事于拘制者,相去甚远矣。是则手法者,诚正骨之首务哉”!《擒拿法真传秘诀》曰:“习武固宜兼治伤科,而为伤科者,亦必兼治武术”。“学得擒拿法以后进而学伤科,自属容易;若为伤科者则不可不学此技以自助,二者固有不可相离者在也”。学骨伤科须习武,即还须苦练功夫也。

  “小夹板固定”即属“以器具从事于拘制者”也。手法也并非仅仅是“手法复位”可比。从我国历史来看,手法正骨,源远流长:

  (1)据张炜《商代医学文化史略》,我国商代甲骨文即有按摩推拿和接骨复位的记载。

  (2)陈邦贤《中国医学史》:《周礼 天官》设有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劀杀之齐”。“折疡,折骨也”。“华佗以运动治疗疾病的方法,和近世用瑞典操治疗疾病是相同的……汉代的医学完全注重实验,仲景元华,相继媲美,所以说是我们中国的医学最隆盛的时代”[11]。

  我国手法正骨,对国外也影响巨大:

  (1)据《旧唐书 职官誌》:“太医令掌医疗之法,丞为之贰;其属有四:曰医师、针师、按摩师、咒禁师,皆有博士以教之”。《新唐书 百官志》(《二十五史》P137):“按摩博士一人,按摩师四人,并从九品下;掌教导引之法以除疾,损伤折跌者正之”。

  (2)据《中国按摩全书》(北京按摩医院编,1993)和《中国推拿》(金义成,1992)所说:唐朝天宝年间,一位名叫康富的按摩医师写了一本《按摩手册》传入法国。成为瑞典式按摩的渊薮。又据《亚太传统医药》(2006年第三期):“法国早在1671年就出版了记载中医学的书籍《中医秘典》”……。

  (3)据1895年美国J. H. Kellogg博士撰写的《按摩术》(The Art of Massage)一书写道:按摩,或对身体组织系统作手法治疗,可能是用于缓解身体疾苦的最古老的方法之一,有证据说明:早在3000年前的中国即应用按摩治病,其含有该题目的文献在数千年前就写好,一本叫《道士功夫》(“The Cong-Fou of the Tao-Tse, "")的著作在百年前翻译成法文出版,这可能是我们现代按摩的基础,由林格氏精心制作的瑞典运动疗病手册也是据此而为MASSAGE, or systematic rubbing and manipulation of the tissues of the body, is probably one of the oldest of all means used for the relief of bodily infirmities. There is evidence that massage was employed by the Chinese as early as 3000 years ago. Their literature contains treatises upon the subject written some thousands of years ago. An ancient Chinese book entitled, “The Cong-Fou of the Tao-Tse, "" of which a French translation appeared about a century ago, was probably the foundation both of our modern massage and of the manual Swedish movements so admirably elaborated and systematized by Ling. 这种“道士按摩功夫”,从国外一些正骨书中可以看到,在国内出版的医书中却鲜见。

  (4)据美国沃尔主编《疼痛学》(Wall P.D.Textbook of Pain Fourth Edition,1999:1400):“在古中国即用运动疗法以缓解疼痛和诸多其他症状(MacAuliffe 1904)。在对运动疗法的历史评论方面,Licht (1978)报告了19世纪法国医师Lucas Championniere的工作,他注意到桡骨骨折的病人不固定恢复快,而较之用固定疗法的同类病人,其与骨折有关的痛苦似乎也减轻得快”。In ancient China therapeutic exercises were prescribed for the relief of pain and multiple other symptoms(MacAuliffe1904).In a historical review of exercises, Licht (1978) reported on the work of Lucas Championniere, a 19th-century French physician who noted that a patient who was not immobilized following a fracture of the radius regained function quickly. Moreover, the pain associated with the fracture appeared to lessen more quickly than in persons with similar fractures who were immobilized.

  (5)法国外科医师Lucas Championniere(1843-1913)创造无痛按摩和运动疗法(“Glucokinesis and Mobilisatioon”)治疗骨折,在《应用活动和按摩疗法治疗骨折》(The Treatment of Fractures by Mobilisation and Massage)一书作了详尽的描写。“按摩作用:首先是疼痛减轻,由于其有利于外渗液的吸收而使张力消失,作为刺激物的血凝块亦被移动、溶解并易于吸收。按摩后肿胀消失快。轻度的肌肉伤也易于愈合”(Action of Massage.The first result is to cause a disappearance of the pain,then,by favoring absorption,it causes the tension due to extravasation to disappear.Moreover,the blood-clots,which act as irritants,are displaced,broken up and more easily absorbed.The swelling,under massage,disappears with great rapidity.Also under massage the slight muscular ruptures heal readily.)这使我想起《金鉴》所言:“法之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方称为手法也……诚以手本血肉之体,其婉转运用之妙,可以一己之卷舒,高下疾徐,轻重开合,能达病者之血气凝滞,皮肉肿痛,筋骨挛折,与情志之苦欲也。”[12]

  (6)“生命在于运动”。这是法国十八世纪哲学家伏尔泰(1694-1778)的名言。据其《哲学通信》一书,他是第一个把中国式种痘技术介绍给西方的学者:“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他又是第一个将我国春秋战国故事“赵氏孤儿”编成悲剧《中国孤儿》在西方上演。他对中国颇有一些了解[13]。又瑞士AO学派首领在编写《骨科内固定》的原则时,一是引用1907年法国Lucas-Championnie氏的名论:“所有骨折都噵致骨骼及其周围软组织的复合损伤。骨折一旦发生以及骨折在修复阶段中,我们会很快看到局部的循环障碍和炎症表现,及因此而产生的疼痛和反射性制动。循环障碍、炎症和疼痛这三种因素将引起关节、肌肉功能废用,从而造成所谓‘骨折病’的发生”[14]【作者按:任何外固定都会加重‘骨折病’的发生,所谓“中医小夹板”治疗骨折并无例外,发生种种事故也屡有报道,只是仍有人执迷不悟而已!】。再就是引用伏尔泰的名言:“生命在于运动,运动即是生命。这句话被视为骨折治疗的指导原则。充分主动、无痛的活动可使骨骼和软组织的正常血运得以迅速恢复,同时还将增加滑膜液对关节软骨的营养,如果再加上部分负重,便会重新获得骨吸收与骨生成间的平衡,从而大大减少创伤后骨萎缩的发生。只有当无须组织外固定而且允许关节肌肉进行充分、主动、无痛的活动时,才可以认为是达到了满意的内固定。这便是AO的主要目的。只有在骨折愈合过程中施以坚强的内固定,这个目的才可顺利达到”。可见Lucas-Championnie的治疗思想和伏尔泰的哲学观点对AO内固定的产生关系密切[14]。二者与中国《道家功夫》的流传是否有关系?发人深思,值得研讨也。

  现代骨科又陷入“内固定+外固定”的怪圈,走向运动的反面:害怕运动锻炼。然而中国传统的医疗思想必将继续影响骨科治疗的发展;事实业已证明:“坚强内固定”并不能达到满意的骨折愈合。《伤科补要?序》曰:“吾闻古医者,解颅理脑,破腹湔肠,后世不可得。而余亲见折足者,医断其骨而齐之,中接以杨木,卧百日耳步履不爽其恒,岂古医之奇者,其遗术在伤科欤”! “坚强内固定”是否比柳枝接骨好?中医骨科的许多宝贵经验是很值得研究和借鉴的。现在间接复位和新一代MIPO即微创钢板骨折固定技术已有所改良,然仍不能尽如人意,可能仍然有待于进一步学习、探讨和改进吧。

  3 中医骨科“灵验之药品”又是什么意思呢?

  《中国骨科技术史》认为符合小夹板固定原则的就是“科学”,不固定就是不科学,并谓“中国医学对骨折治疗由于偏重于药物疗法而忽略了骨折固定,难免谬误延续,贻误后学,致使成千上万的骨折病人残废”[2],果真如此吗?

  (1)自古以来,中医骨科就“偏重于药物疗法”,如《肘后备急方》、《千金要方》、《仙传理伤续断秘方》、《普济方》等,都是介绍药“方”的,不胜枚举;是否“贻误后学”呢?可能尚不能如此简单下定论。

  (2)虽然在新版作者仍坚持其上述基本观点,可是在《再版前言》中又说:“本书初版时,限于当时的文化背景,未能深入研究《理伤续断方》、《回回药方》以及少林寺武术伤科流派。这次再版,将上述研究内容加以收集”。从新版内容上确实也可以看出作者在对药物治疗骨折的认识方面有所进步,可是也毋庸讳言,由于其囿于“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的偏见和缺乏临床经验,认识还是不足的,有的甚至可以说是错误的。

  ① 《理伤续断秘方》虽说始于“唐 会昌间”蔺道人,然蔺道人又得之何人?这还需要探讨。我国羌族有5000多年的历史,其文化传承全靠口传心授,无文字记载;我国封建社会家天下,《秘方》配药尚谓:“合此药,勿令四眼见之,更忌鸡犬妇人,见之则折也”,有的“传媳不传女”,岂能全凭文字而定?马伯英氏怀疑蔺道人“是阿拉伯叙利亚那边来的景教徒并有颇高明医术”。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外国人不可能有如此深厚的中医药文化沉淀;蔺道人的手术接骨、华佗刮骨疗毒、踰跗之“割皮解肌、抉脉结筋、搦髓海,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脏”,以及近日《中国远古开颅术》一书的出版,视中国外科史是一片空白的时代应该结束了。不应该妄自菲薄,搞民族虚无主义。其实,国外一直认为“道士功夫”即按摩源自中国(Chinese: Cong-Fu of the Toa-Tse. It is the oldest known book written about massage. Translated to French in 1700's. Amma or anmo was their name of massage. ...)。只是我们某些中国人不知自爱和自重而已。自西医东渐、特别是1936年中医被当时政府废止以后(1936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announced that ""traditional medicine has no scientific foundation"" and its practice was banned),中医的地位摇摇欲坠,日趋式微,虽然新中国成立以后政府大力提倡,然真正的中医还是难得见闻的,文革期间又禁气功(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 during the 1960’s and 1970’s saw the banning of qigong),“道士功夫”自然在取缔之列。何为道?《道藏精华录 广成子解》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必静必清,勿劳汝形,勿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素问 上古天真论》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讲的非常明白,可是我们的国学大师们又如何解释?看看他们的大作就一目了然了。中医的精髓难得传承:与其称为“中医”,毋宁说是杂医:如“整体论”、“小夹板”等,本来是古希腊希波克拉底的东西却当成中医加以叫卖(参见《剑桥医学史》),把西医的预防医学搬来成为“中医治未病”,让中医的精髓如“道”或“玄牝”等基本概念被认为是“女性生殖器”(参见王蒙《老子的帮助》)居然也不知辩解,如此懵懵,如何能使人昭昭?只能令中国人蒙羞而已。而真正的中医骨科在哪里?在中国哪里有中医骨科的形迹?肯尼亚“中国村”的中医骨科是否也是“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为什么中国本土的中医骨伤科在外国受尊崇、而在中国反而会被“中西医结合小夹板”或开刀手术所代替?……谢氏《中国医学源流论》认为中国骨伤科,由于历史原因,“书传者更少”;“盖伤科多赖经验与手术,有非笔墨所能形容,而精此者又多不通文义,故记录更难也”。是这样吗?现在“通文义”的医生并不少,事实又如何?……

  ②蔺道人《理伤续断秘方》文字不多,只有几页,可是内容非常丰富,令人叹为观止:外伤后二便不通属于肾功衰竭,不作肾透能活命吗?开放性骨折合并感染,欲要保命不截肢行吗?著名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不就是因为指头一点感染引起败血症而牺牲的吗?又出血问题,麻醉手术问题,……面对这些现代外科都非常棘手的问题,《秘方》却“胸有成竹”、处理的有条不紊,颇有章程!而《史》作者却把《秘方》的“次第用药”误解为《中西医结合小夹板》之根据“骨折三期愈合”的所谓“不同病理阶段分期辩证论治”则完全错误!容易误导读者和患者、贻患无穷!必须明白:诸多毒品,如果按三期长期服用,病人外伤未死恐怕也要被毒死的。是吧?应该知道:中医的接骨理论与西医骨折愈合机制有原则的区别!硬套西医“A血肿机化期;B原始骨痂期;C骨痂塑型期”,相应三期用药:开始2-3周内服外敷活血祛瘀药、中期4-8周用续筋接骨药和后期8-12周用补益肝肾强筋壮骨药。——这是需要尽快公开说清的问题:如“活血丹”,本来是“可备急用”,因何被放在“第七步……创伤晚期”?到第六步用“麻丸子”还“日夜号叫,百治不止”,又如何理解黄药末的“续筋接骨,卓有奇功”和白药末的“克日取效”呢?川乌、草乌、木鳖子、南星、细辛等均属大毒之品,岂能如其所说而长期服用吗?

  所谓“克日取效”,《秘方》书已有一生动案例:“一日,彭之子升木伐条,误坠于地,折颈挫肱,呻吟不绝。彭诉于道人。道人请视之,命买数品药,亲治以饵。俄而痛定,数日已如平时。”可见这“数日已如平时”就是“克日取效”之义也。与“中西医小夹板”“三期用药”有天壤之别,——当然,他们也有“理由”批评蔺道人:“不固定”,“不科学”等。……

  其“折颈挫肱”是否是骨折?或许有人还不相信、心存怀疑;而当今科学进步,X线、CT、MRI等检查,照片清晰可鉴;这方面,我们有许多案例可证,我们用中药曾治愈不少骨折病人:曾报告治疗鼻骨粉碎性骨折,服药2次,前后不足24小时便痊愈[6],随访至今好;有些急性骨折如肋骨骨折、跖骨骨折等奏效非常快,往往解除原固定物、服药治疗半个小时便愈。“两粒中药一杯酒,抬着进来跑着走”,绝非虚誉。这不是“克日取效”,而是“即时奏效”!这对于某些坚持“三期用药”的“中医骨科专家教授”来说,就更加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了!……

  (3)法国Lucas Championniere医师认为“想单用一种疗法治愈所有类型的骨折,这是不可能的”No single method of treatment is applicable to all forms of fracture 。虽然提出用按摩和运动疗法治疗骨折,可是从其报告40例病案的情况看,有的也用小夹板固定,如骨折畸形明显,要复位后固定5-8天以后再开始按摩运动治疗。这与西医传统的小夹板固定迥然不同。现在既盛行手术,有人又把手术内固定当成骨折治疗的“标准治疗方法”。“中医小夹板”亦一度曾想替代手术及牵引和石膏固定等。这都是不可能的。病人病情不同,按具体情况选择疗法才是应该提倡的。美国《洛克伍德-格林成人骨折》一书认为“尽管目前主要提倡骨折的手术治疗,但是大部分骨折常常可以选择非手术治疗”[15].手术或非手术均指固定而言;实际上,按摩和运动、药物和非固定治疗某些骨折,效果既快又好,病人又无痛苦并乐意接受。“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也。

  历史的发展常常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Lucas Championniere医师的按摩和运动疗法治疗骨折虽有中国“功夫”的影响,但并未得到中国接骨之真传。倘若知道药物之运用,疗效更不同一般了。

  4 中医骨科为何能在短时间内使骨折愈合?

  我认为有两点值得关注:

  (1)对于瘀血如何处理?

  Lucas Championniere治疗踝部骨折,不固定,不用药,仅凭按摩和运动,20天便可治愈Ordinarily,after three weeks the patient is cured.这在某些中医骨科专家教授看来也是不可理解的。可是如果掌握他的按摩技巧,不固定,不加重其血运障碍,轻手法,促使静脉回流加快而促使消肿,并使瘀血消散,让病人迅速度过“炎症期”,自然愈合快。西医的骨折愈合理论,认为骨折愈合必须经过血肿炎症机化期、原始骨痂形成期、骨板形成塑型期,把“血肿炎症机化”、即把骨折端血肿(hematoma at the fracture site)和骨坏死(bone necrosis at the ends of the fragment)当成必不可少的愈合阶段,“完整的骨折血肿提供了一种纤维支架以便于修复细胞的迁移。同时血肿中的血小板释放的生长因子和其他蛋白介导了重要的骨折愈合初级过程,包括细胞的迁移、增生和修复及组织基质的合成”(引自《成人骨折》P251);而中医则不然,认为“瘀不去则骨不能接也”,首要在“祛瘀”,把活血祛瘀当成重点,因此其骨折愈合也不具有软骨内化骨和膜内化骨特点,其骨折愈合后摄片可见恢复“如旧”,骨折端不增宽不见厚,无梭状增粗现象(参见X线摄片)。那么是否属于哈弗氏系统模造直接愈合?值得深入探讨。

举例如下:

孙静,2005-04-28到海军四零一医院急诊髌骨骨折(片1)。04-29下午3时请我出诊,治疗后即能活动,翌日自己能上下楼。第三日可打的到我诊所治疗。2005-9-2在青岛市立医院作X线摄片复查如片2.随访迄今好。

邱勇,男性,46岁,青岛贸促会公务员,于2008-04-15车祸致肱骨骨折,手术内固定治疗3个月不愈合、疼痛难忍来我所求治。如法治疗后X线示骨折线消失。到医院拆除钢板并摄片,令X线医生感到惊讶:“从未见有愈合如此之好者”。


  自《黄帝内经》乃至“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都强调“祛瘀”,可是究竟如何才能祛瘀,其奥妙诀窍并非都已掌握或都能掌握。在骨折的初级处理上,西医用“休冰弹高”即RICE (Rest休息,ice packs冰敷,compression弹性绷带加压包扎 and elevation和抬高受伤肢体),利于止血和减轻疼痛;而中医则忌冷,如《秘方》所谓:“不可吃冷物。鱼、牛肉极冷,尤不可吃”。更不要说外敷冰袋了。认真研究中医的治疗特色,从理法方药层层把关,是非常重要的。

  (2)对于“自动复位”和药物接骨如何认识?

  ①骨折端能否自动复位?这需要从细胞水平认真探讨,而现代骨科实践关于这方面的研究报告尚属凤毛麟角。首先,尚天裕教授在《首届世界中医骨伤科学术交流暨世界中医骨伤科联合会筹备会成立大会(97,吉隆坡)论文集》发表有“自动复位法治疗成人股骨干骨折”的报告,认为“股骨干骨折多可以自动复位”。又近日出版的《洛克伍德-格林成人骨折》(2009,第6版P121)亦谓:“在治疗骨折病人时,医生必须考虑手术或非手术治疗对骨骼维持和修复的生理学机制的影响作用,这种机制是脊椎动物创造性进化至少2.5亿年的结果。例如,骨折的修复已经进化到可以调节骨折碎片的移动阶段。在很多骨折中,这些碎片间的运动似乎刺激了早期的修复过程。肋骨骨折和锁骨骨折是快速愈合的典型例子,其快速愈合可能是由于碎片间移动的结果。……所以,外科医生必须牢记,我们选择的骨折治疗方法,对治疗效果并不是无负面影响的”。

  “从西医的基础研究来看,骨骼乃是一个动态的组织dynamic tissues,可用于承担各种功能,并能随着内外刺激物改变而重新塑造remodel.。骨组织是活生生的,早年生长很快,骨折时自己亦能完全恢复Bones are living tissue. They grow rapidly during one?s early years, and renew themselves when they are broken. 在骨折恢复过程中,新的血管生成和充足的血液供给是修复的关键”。诸多论述,足以说明骨折后自动复位的可能性:骨头不是木头;无视其生物性,完全按物理特性处置显然是错误的,骨细胞虽微小也是生命体,爱护生命就要救治每一个细胞,严禁一切粗暴行为,包括使用一些不适当的固定措施。

  为什么我们治疗某些骨折如鼻骨粉碎性骨折、肋骨骨折、跖骨骨折等有“两粒中药一杯酒,抬着进来跑着走”、“快速愈合”之效?这个“在很多骨折中,这些碎片间的运动似乎刺激了早期的修复过程”之机制是值得重视的,Salter在Toronto城召开的第五十届加拿大皇家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学院的年会上说,“传统概念是组织,包括软骨,必需休息使之愈合,这种概念‘确实是不正确的’,而这概念本身‘就应当休息’” 。“现在是向固定受伤关节的传统挑战的时候了”( JAMA美国医学会杂志中文版 1982年4月第1卷第2期)。

  又据《八卦象数疗法》(团结出版社,2009:216),一例左腿胫骨粉碎性骨折患者,未手术固定,仅靠“念数”而愈:“碎骨在动,开始复位”,第十五天开始试着下地,一个月能拄拐行走,“3个月,能骑自行车正常上班”。而“手术后至少要在床上躺6个月……”。说明这种“无药自然疗法”治疗骨折效果也很好,那么,其愈伤的机制又如何解释呢?

  这自然又使我想起“中国功夫”!《八卦象数疗法》“以先天为体,后天为用;八卦为体,五行为用”,通过“念数”而把《周易》、中医和气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用以治病疗伤并奏奇效!如果病人能恢复到虚极静笃、“三际皆空”之气功态情况下或再结合予以外功(手法)和药物,那么碎骨之复位和愈合是否能更加快捷?这又使我想起为什么诸多武林泰斗也是伤科圣手?而有的“医道高深”甚至被誉为有“生死人而肉白骨”的本事,这恐怕又是当今医界更应该加以彻底反思的问题吧?……

  ②药用动植物的接骨功能亦多来自实际观察:《验方新编》用雄土鳖要求“用刀截为两节,放地上以碗盖住,过夜其虫自接而活,方是雄者”。《世界五千年动植物之谜全集》云:“我国云南省有位哈尼族乡医,一次在大树下休息时,将一条长二十多厘米的蜈蚣切成两段,后来又有一条蜈蚣爬过来,围绕断蜈蚣转了两圈,便爬到草丛里拖回一片鲜叶子,将其覆盖在断蜈蚣受伤的地方,用嘴轻轻地嚼。过了一小时,那断为两段的蜈蚣居然扭动了几下身子慢慢地爬了起来。乡医把剩余的半片叶子带回家中,经辨认原来是一种接骨草。他上山采了一些,捣烂后用来治疗骨折,接果治一个好一个”。关于这方面内容,我在《骨折的“小中药”治疗——中医接骨续筋术管窥》等文章中有详细论述[16],不赘。

  (3)踝部骨折颇为常见,因为治法不同,效果差异也大。举例如下,请鉴别何法为优?

  ①近日看到一例外踝骨折病人,在某医院采取手术内固定治疗,外用小夹板固定,痛苦异常。术后小夹板固定治疗20天后已拆除改纱布绷带固定,迄今一个多月,可以拄双拐下地走一会儿,但肿胀仍明显,膝以下到脚趾青紫,虽然花费3万5千元手术费,何时能愈尚难得知。……

  按《成人骨折》一书谓:“为了控制治疗费用,在肿胀消散期间,可对病人做门诊处理,然后按择期手术来安排治疗方案……病人在做了初步体检后用夹板固定,就可出院回家做冰敷、患肢抬高甚至用足泵治疗,然后择期手术”。《创伤骨科——住院医师指南》对踝部骨折分类甚细,说明其手术治疗也很慎重。虽《骨科学ORTHOPAEDICS》(人卫2002年英文版P430)结论:“踝部骨折手术治疗比非手术疗法好”Fracture treated with diligent surgical technique do as well as or better than similar fracture treated with closed methods. 但据我多年观察,此论颇值得怀疑。

  ②河南省洛阳骨科医院也认为“双踝骨折下胫腓关节分离,属于严重的踝部损伤,治疗效果不佳”。发明“钳夹固定”。“大国医”郭维淮居然改“中西医结合小夹板固定”为“钳夹”,亦改弦易张了[17],令人费解;那么管型石膏固定效果如何?我个人在上大学期间曾有过亲身体会:其疗效也不好也。

  ③踝关节骨折虽属小病,然处理好坏,影响绝大。在希罗多德《历史 希腊波斯战争史 》一书记载大流士踝关节伤一事,开始由埃及名医为之复位,“结果反而使伤势更加恶化了”。戴谟凯代司使用了希腊的疗法,先使国王能够入睡,而在很短的时期内便把大流士自己认为无法恢复的脚伤完全治好了(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P251).那么,他是用什么方法治好的呢?书中未予介绍。可是据有关医书介绍,希罗多德是运动疗法的创始人,并曾得到亚里斯多德的褒奖。而希波克拉底医术则源自埃及。

  ④ 按Lucas Championniere经验,3周可愈,已如前所述。

  ⑤ 我们治疗此类病号则主要是用中药加活动治疗,疗效颇佳,试举1例。

  冯平,男性,38岁,青岛市府办公厅公务员。因右踝关节损伤后肿痛难忍不能动6天而于2003年6月12日来我诊所求医。

  治疗经过:12日治疗当晚一夜未痛,肿胀也减轻。治疗5次(即5天)患肢便可以负重,不用拐杖能走路。至7月1日,能作蹬车运动。负重锻炼后两次作X线复查位线均好。7月8日已能到单位参加竞争上岗。带北京客人到蓬莱旅游。随访至今好,无任何后遗症。

  可见同一疾患,疗法甚多,何优何劣,只有通过实践比较才能说明。并非花钱多疗效就好也。有时古法比当今时髦的疗法还要好一些。

  5 在现代医学高度发展的情况下中医骨科是否需要发展?

  有位国医大师称颂岳美中等“没有学过西医,也不是中医院校毕业”,“但他也是20世纪一代宗师”;“对什么疑难急危重症都从中医宝库中去发掘、去继承、去创新、出成果”也都能成为名医;“双桥罗老太太不识字,但她的拨正疗法使世界医学解决不了的腰腿痛一次手法而愈。军医冯天有学得后,震动一时,立成名医,但只学得罗老太太一招”(《哲眼看中医——21世纪中医药科学问题专家访谈录》P143)。这实在是“高论”!若非白纸黑字,真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国医大师之口。

  关于罗老太太,中国中医药报曾发表过一篇“中医能治好姚明的伤吗?”的文章(作者:张其成2008-4-15),称她为“捏骨神医”、“华佗转世”。“在她8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经她亲手治愈的患者就有数万人,听说哪怕是粉碎性骨折,她隔着皮肉给你捏捏揉揉,断了的骨头就都接上了。”实在是神乎其神!可是我有个名叫张姝的病人(北京外国语学院学生)因胫腓骨骨折曾在其罗有名骨伤医院住院医治数月之久,不仅骨折未愈合,还造成膝关节损伤[16]。为什么?罗氏正骨确有许多经验成就值得总结,但必须实事求是。据报道有位名叫某某的气功大师能隔墙发功将某人粉碎性骨折治愈,而评职称时组织部门派人调查却并无某人;愚认为类似的例子还是少一点好,以注意维护中医的声誉。

  据我所知,罗氏正骨传授有三歧:冯氏“旋转复位”现在仍很红火,据病人讲:买个号就是1500元(挂不上号),可是也并非“一次手法而愈”。而据西安陈建国氏讲,他也曾得罗氏真传,但与冯氏不同:他“整筋不扳骨”,发现“所有的顽固病,医生的冯氏扳骨法,屡治不愈,都要经我拨筋才能治好”[18](第二届中医特色诊疗国际学术交流会论文集2009年9月北京P71)。又《罗氏正骨法》(罗金殿 罗素兰主编 人卫版1997)则是“正骨、正筋、正肌肉”的“三兼治”Luo,s three setting manipulations--bone-setting,tendon-setting and musclesetting manipulations.何为正宗?难以判定;而从所附病案看,其接骨用夹板固定、三期服药,并未见有特殊心法。

  冯氏出版《中西医结合治疗软组织损伤》[19]和《中西结合治疗软组织损伤的临床研究》[20]两本书,因为“看到西医一律牵引存在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论的一面,和手术治疗破坏脊柱稳定性的一面,也发现某些中医传统推拿按摩疗法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大力、成套、盲目的一面,又吸取了各种治疗方法成功和积极的一面,结合对腰椎间盘突出症发病机理的新认识,创造了脊柱旋转复位法。”注意是“创造”而不是继承。

  首先,冯氏“复位”技术确实来自罗有名老师,“她认为用双拇指触摸腰部就可发现患椎棘突偏歪,只要纠正了偏歪的棘突,患者的症状就会减轻和消失”[19]。这使我想起美国D.D.Palmer(1845-1913)之《整脊学》(THE SCIENCE OF CHIROPRACTOR)一书所言:“我不是使半脱位脊椎骨复位的第一人,但是主张应用棘突和横突为杠杆使半脱位的脊椎复位者我乃是首位”(I am not the first person to replace subluxated vertebrae,but I do claim to be the first person to replace displaced vertebrae by using the spinous and transverse processes as levers);其次,冯氏在确定棘突是否偏外方面提出“四条线”和“四大体征”,在形体研究方面“利用生物力学原理使突出髓核组织还纳”、“改变神经根与突出髓核的位置关系”、“改变椎管内局部血运状态”并提出“鞘膜囊高张力学说”,使手法治疗“逐渐由民间医术引向科学的殿堂”[20]。换言之,就是变成西医或“科学医”,亦即所谓其自称的“是目前保守疗法中科技含量最高的新方法”。而D.D.Palmer则重视“神经能”和“用精气神”诊治病(We chiropractors work with the subtle substance of the soul.We release the prisoned impulses,a tiny rivolulet of force,that emanates fram the mind and flows over the nerves to the cells and stirs them to fife.)外国人常将中医的“气”译为“life force”或“energy”,李约瑟博士译为“subtle spirits”,而“subtle substance of the soul”则应该是最恰当的翻译。说明Palmer父子对于“中国功夫”也颇有造诣。《伤科补要》曰:“若元气素壮,败血易消,刻期可愈;元气素弱,一旦被伤,势必难支,若手法再误,万难挽回,尤当慎之。[10]”作为一名中医骨伤工作者要达到“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和“法之所施,不知其苦”的水平,不懂气为何物则是不行的。从中医的观点看,Palmer氏已登入中医的最高殿堂,而这自称“科技含量最高的方法”能否被现代科技医所承认?这尚有待于证明也。有人对Palmer父子不服气,编造《中国整脊学》(China,s Orthopaedic Spine),搜罗西医的内容不少,却未见其有中国真实功夫之绍介。“根柢”问题,值得讨教也。

  而冯氏又把自己归为祖国医学!认为“祖国医学对脊柱损伤退变性疾病的认识和手法治疗已有悠久历史。发展至今总体归纳起来,主要有手法治疗、牵引治疗、封闭治疗、中药治疗、恢复期功能锻炼及辅佐制动用具治疗等”[20]。手法治疗已如前述;那么牵引术又是什么呢?在其1977年版明确写道:“西医一律牵引存在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论的一面”[18];封闭用利多卡因、地塞米松等,功能锻炼和用颈围、颈托、腰围、腰背支架等制动用具都是纯粹的西医疗法;而中药都是“抄录方”而已,所以总而言之,应属西医或主要为西医疗法,却又冠以“祖国医学”,岂非张冠李戴、南辕北辙、名不副实之谓?又谓之“新医正骨疗法”,可是从西医的观点看,其新东西有多少?令人感叹也。

  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所谓复位后“要有足够的卧床休息”也害人不浅,不少病人因为反复“复位”和“绝对卧床休息”长年不愈而丧失生活信心,这在临床上屡见不鲜,而国外于上世纪末即报告:对大多数坐骨神经痛患者而言,只要留心观察即可改善症状 ,卧床休息两周不会有更好的疗效(We conclude that the majority of patients with sciatica improve with watchful waiting and that a two-week period of bed rest is not more effective. (Bed rest for sciatica is just a waste of time. February 23, 1999. ... Dr. Patrick CAJ Vroomen of Maastricht University Hospital in the Netherlands, where two weeks of bed rest is a common treatment for sciatica, reported his findings in last week'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 )。又据美国《现代骨科疾病诊断与治疗》(英文版2000:196-8):下腰痛处理目标就是早期恢复工作,卧床休息2天以上便有严重的副作用:身体处于分解代谢状态catabolic state,肌块muscle bulk每日丧失约3%;卧床2周,6%骨头发生脱矿质作用demineralized;又限制社会活动还能导致病态行为、抑郁症、以及丧失生活的兴趣和动力等。这种医源性伤残应予避免Iatrogenic disability must be avoided! 而如果确诊为椎间盘突出还要避免一切手法整治措施Chiroprctic adjustments should be avoided in patients with documented disk herniation.当今中国有多少椎间盘突出患者由于错误地选择手法整复而加重病情不得不求助于手术?这些经验是否更值得引起重视和借鉴?

  80年代初西方权威著作如《哈里森氏内科学原理》还把卧床休息几天到数周当成腰扭伤或轻度腰椎间盘突出症的基本治疗原则The basic principle of therapy is rest in a recumbent position for several days to weeks(Harriso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983:p44)。既然上世纪末即发现长期卧床对病人有害,那么如何能让腰腿痛患者亟早从事日常活动而不依赖于卧床休息?迄今西方医学并未提供有效的治疗措施!2008年第七届世界传统医学骨科学术交流大会在韩国首尔召开,韩国学者报告3例用针刺加运动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效果(The clinical report on 3 cases of the patients of extruded disc treated with motion style treatment[5]),似乎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而我们中药加运动治疗椎间盘突出症,早在1993年《第五届全国中西医结合创伤骨科交流会暨第二届中日正骨经验交流会论文汇编(中国青岛1993年8月)》即有论文刊载。《?94中国洛阳中医骨伤国际培训暨学术研讨会论文》有我“治疗难治性腰椎间盘突出症47例”的论文报告。拙著《“小中药”救治中央型椎间盘突出症122例》一文摘要收录于《?96首届国际中医药杰出成果交流展示会论文集 国际中医药现代研究》(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6:237-8),又全文刊于澳门中医药杂志(2001:145-150)。文中写道:“在我们的诊室,与其说是治病,毋宁说是享受:饮美酒,听音乐,练健美,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派欢乐景象;即使是颈腰椎综合征、椎管狭窄、侧隐窝狭窄等疼痛较重甚至丧失生活信心的人到我们这里也都笑逐颜开、其乐陶陶”。这在其他中西医大小单位中都是鲜见的……

  数十年来,我们治疗椎间盘突出、寰枢椎半脱位、腰椎滑脱、半月板破裂、骨折等都不主张“绝对卧床休息”,而是用药后即教病人活动锻炼:诊室内设有诸多运动器材,诊室亦即康复健身房也,即使是120刚拉来亦如此治疗,故有“抬着来走着去”之誉。……

  骨折病人不固定反而要病人运动锻练,是不是让病人冒险呢?这个问题最好由病人自己回答。因为病人治疗后即感到非常舒服,运动量自然加大,往往还要再三叮嘱要“悠着点,循序渐进”……

  关于这个疗法,我在《中国自动接骨术——兼谈中医非固定治疗骨折》[5]一文中曾作过介绍,2008-4-25在韩国首尔会议也作过演讲,可是因为专家们多无亲身体验,不少人还是不相信或持有怀疑态度。为此,再介绍几例供了解和思考:

  例1 徐卫国,男性,40岁,山东省莱州市三山岛过西镇徐家村人。车祸致颈椎损伤、双手肿胀不会动5天乃于2003-8-9来我所求医。

  病史:患者因骑摩托跌伤颈椎,当时四肢均不能动。5天后下肢可动,但无力,上坡尤难。双上肢活动受限,麻木疼痛,夜间尤甚。手肿不能动,吃饭靠人喂,生活不能自理,怕成为“植物人”。到莱州人民医院MRI诊断为C4/5、5/6、6/7椎间盘突出、黄韧带肥厚、椎管狭窄、C3、4融椎畸形、C4-7颈髓损伤,限局性水肿。因害怕手术,乃来我所求医。

  查体:棘突压痛(+),颈压轴试验(+),SPURLINGS征(+),腱反射(+)。Hoffmanns征(+)。

  治疗经过:6天时间治疗5次便明显好转,能自己吃饭,“饿不死了”。手肿消除,能举10斤杠铃。15日回家。愈。参加劳动,迄今好。

  例2李建德,男性,48岁,山东海阳市留格庄八甲村农民,联系电话:外伤致腰椎骨折8天,于2008-09-16由医院转我所医治。

  病史:9月9日受伤在当地医院急诊。CT平扫示:“L3椎体前缘变扁并呈楔状变形。椎体密度增高,并示数条骨折线,并示骨片向椎管内移位,椎管前后径变窄。右侧椎板近棘突处示有骨折线。意见:L3椎体爆裂骨折,提示骨片向椎管内移位及椎管狭窄”。由担架抬来,不能动。

  查体:神疲。痛苦病容。下肢感觉(+),脚趾可动。

  诊断:腰椎爆裂骨折

  治疗过程:当日治疗,即能抬臀,夜能寐。翌日治疗后能下床活动。第3日治疗后觉腰间骨节响,敢大胆活动,床上床下以及练腰机上都可以活动。前后48小时:“来时担架抬,翌日椅子抬,第3日可以自己走”,打的回其哥家住,不住旅馆。至10月13日,已能自己乘公共汽车外出玩耍。现在早已回厂干活,无不适。

  例3 牟坤,男性,24岁,海军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战士。右桡骨骨折石膏固定18天,因肘腕关节部位麻木疼痛于2010年6月18日来我所求治。

  病史:5月30日在单位打球致右桡骨骨折,送401医院予摄片、石膏固定,返单位卫生所住院休息和对症治疗。因肘关节和腕部疼痛麻木,今日到401医院复查,X线摄片报告“桡骨中上段骨折,对位好,骨折线可见,尺骨茎突游离,石膏外固定中”,未作处理,认为固定须达8周再看。家长担心留下残疾,乃带来找我诊治。

  体检:解除石膏固定,右上肢屈曲不能伸,骨折部位及肘和腕关节肿胀,压痛明显,活动受限。

  诊断:桡骨骨折

  治疗经过:不用固定,如法治疗1次,患肢即可屈伸。治疗6次,疼痛完全消失,活动自如,可举杠铃。因部队要出海,6月23日又到401 医院作X线摄片复查:骨折对位好,关节间隙无异常。能举10KG杠铃和做俯卧撑锻炼。嘱可以正常工作和随舰执行任务。

  例4 王进杰,男性,38岁。某汽修厂老板,住青岛四方区宣化路。手机: 因修车被车压伤致腰椎及左胫腓骨骨折15天于2010-6-8从医院拉到我所求医。

  病史:5月23日晚帮助朋友修旅游车时因千斤顶滑脱而被车身压伤,送青岛骨伤医院急救,L1腰椎压缩性骨折予以切开、复位、内固定;胫腓骨骨折,尤其是“左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移位”,医院比较难以处理,拟分次手术,方案多种。鉴于邻床2位病人手术效果均不佳,家属听朋友介绍,而找我治疗。当时我正在上海开会,6月7日晚返青,8日即将病人从医院拉到我诊所求治,治疗后再拉回医院。开始时病人头晕、面色苍白、稍动则疼痛冒虚汗,然如法治疗,逐日好转,1周后伤腿即可以负重站立(照片1)。治疗10天,不用120,可以每日打的来我所治疗。然医院仍动员他手术,6月21日办理出院手续回家,其出院记录写道:“左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院内讨论准备切开、复位、内固定手术必要性,讲明不手术可能发生创伤性左膝关节炎、左膝畸形可能,但病人及家属仍不同意手术,到个人诊所复位治疗……”。而病人治疗15天即能蹬车锻炼(照片2)。既未按其“医嘱”服华法令及接骨药等,也未带腰背支架。到7月6日已能乘公交车往返。膝关节活动范围ROM正常(照片3-5)。7月底便能弃掉拐杖恢复上班……:一个“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移位”患者,未手术也未“复位”,治疗不到2个月便能得此效果,是否亦一奇迹?

  附:腰椎间盘突出手术失败综合征1例

  郭凯,男性,26岁,江苏先声药业公司住辽宁办事员,手机: 腰突6年,2004年手术,2006年复发,2010年初左足下垂,腰侧弯,肩不平。不愿手术,而于2010年5月26日来我所求医。

  病史:2004-10踢球时不慎扭伤腰,04-11-17于喀左县第一人民医院L3-S1间盘CT平扫意见:L3-4、L4-5、L5S1间盘脱出,予小针刀治疗,症状未见好转,并出现左下肢麻木症状,进而于2004-11-29入沈阳军区总医院,行L4-5、L5S1间隙髓核摘除术。2006年复发,2006-1-27和3-5分别在喀左人民医院和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CT示:L3-4-5-S1间盘脱出。2010年1月出现双下腰交替放射痛,3月出现右足下垂,2010-4-16到北医三院骨科就医:右胫前肌力Ⅱ级,伸拇肌力Ⅱ级,2010-4-18北医三院MRI示“L3-S1间盘脱出继发性椎管狭窄,腰椎退变”,建议手术加钢板固定,2010-4-26填住院通知单预交8万…… 因担心手术后果不佳,又听其老师邵某和同学张某介绍而来我所求医。

  体检:肥胖体形,腰侧弯,右足腕抬起困难,感觉迟钝,走路跛行

  诊断:腰椎间盘突出手术失败综合征、椎管狭窄、右足下垂

  治疗经过:治疗半个月即症状明显减轻,可跑可跳,运动量大,到6月23日体重减轻约20斤,腰直,痛麻等症状消失,病足恢复有力。感觉颇满意,回单位工作。

  可见该运动疗法不仅疗效卓著,而且安全可靠!其不被某些坚信“固定”的中西医“骨科专家”看好或谓之“不可思议”,盖因其治疗观念之陈旧也。国外治疗腰腿痛的观念已有所嬗变;实践证明,骨折的“复位、固定、功能锻炼三大原则,固定是核心”的治疗原则也必将改变!……

  中医骨科与其他学科一样,都是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纵观当今中医骨科:治疗市场萎缩,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怨天尤人;治疗水平不高,却又借口“师传”而故步自封或夜郎自大。提倡不学无术或懂一点技法便沾沾自喜,妄自尊大,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无人能敌”。“武大郎开店,容不得高人”,看不到自己的短处,几乎已成为某些“中医骨科专家”的通病。……

  鉴于中医骨科现状,愚以为应该遵仲圣“勤求”、“博采”之旨,加强学习和提高,实属必要。

  6 在现代科技高度发展的条件下如何发展中医骨科事业?

  中医骨科势力不大却派系不少,如《伤科集成》便列有儒、道、佛、兵、民族、汇通、流派、导引等。……

  中医骨科与“功夫”有关。功有“顿”、“渐”不同,治疗骨伤按医疗速度分之更切实用。

  《武术汇宗》对骨伤治疗有三层认识,值得深思:①对西医或中西医结合之固定治疗认为“尤属外行……只有绑好静息,每日两顿饭,每日若干元房钱,睡半年一载,自然生好出院之能事而已”;②“如在中医治之,至多百日,完全平复,少则月余,即可步履”;③“而在奇特跌打药中,竟有在数小时内,将骨接好,翌日即能步履,一星期即完全平复者”。

  “绑好静息”,即固定也,现在更盛行手术内固定,因为“医-工-贸”已联为实体,有固定的利益链条,又有保险公司支持和媒体舆论导向广为宣传招揽病号,现在的中国大地自然是“外行”占主导地位。“中医”已由中西医结合小夹板代替,亦归为“绑好静息”类;“奇特跌打”则更加难得见闻而濒于失传之危险中。万籁声(1902-1992)先生系著名武术大家,被称为“武林泰斗和伤科圣手”,其言应该可信。

  笔者虽出身西医,可是对中医却情有独钟,在“功夫”方面亦略有所知,并发表过一些文章。在“奇特跌打”方面从事中西医临床近50年,治愈之病人可谓数不胜数,发表文章也比较多[5][6][16][18],所谓实践出真知也。按西医骨折愈合理论难以理解的,而按照“奇特跌打”的骨折愈合理论,还是不难理解的。

  现在科技发展,骨折的诊断不再是“手摸意会”,X线摄像、CT或MRI已比较普及,诊断骨折很容易;ICU对危重病人的抢救及纠正创伤休克等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计算机辅助影像导航可否帮助复位?“复位”也不是困难问题。关键在于治疗:既然中医手法或“功夫”以及灵验药物有如此神奇疗效为何要视而不见?这不仅可以使诸多骨折病人免受手术之苦,对于老年人骨折如脊椎骨折、髋部骨折等尤其有独特疗效、或为救命之“绝招”,发展前景应该无限美好[5]。至于治疗寰枢椎半脱位、椎间盘突出、半月板破裂等更是疗效卓著,这方面发表文章甚多,网上可以搜索,限于篇幅,就不赘述了。由于学识所限,谬误在所难免;不妥之处,还望不吝赐教。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1、凡标注“原创”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县域医疗卫生市场研究中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21-60526838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医药营销拾日谈》2016年度合订本(包邮)

120

446人购买